报告

心孺:还蒋诗人一个公道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09-04

【6月9日讯】因为编辑一本六四诗集,最近在网屡见关于蒋品超的恶劣谩骂文字,看了实在让人难以忍受。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这样一本书的出版都给中国的民运带来了荣誉与生机。可是作为该书的主编蒋品超诗人不但没有得到荣誉与支持,反而遭到这样的蹂躏,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作为蒋诗人的诗歌爱好者我真有些看不下去,不得不为他抱不平。

今年六四之所以似乎比往年更热闹更引起其他非民运的人群与媒体关注一些,虽然会有很多因素,但媒体几近一整年不间断的关于六四诗集的报导对这个社会引起的刺激应该是一个强有力的原因。我真不能理解为什幺这样一本功劳卓着的书居然引起有关人士的围攻,让人失望。看看那些媒体关于六四诗集的报导,看看中共是怎样对待这本书,我们就应该知道它是怎样成功。一件事成功了却遭自己的同类非难诋譭,这事情还要不要人做下去。依我看,如果说别人成功了自己眼红,最好的方式不是阻拦辱骂他人而是自己去做得更成功才是。

最近一个诗人,居然因为他的作品没有被採用,在网大讲编辑的坏话,说编辑不该修改作品,甚至因此而将中共在中国查缴六四诗集的事实都否定。海外的媒体哪有那幺好骗的,如果你不是事实俱全,那幺多那幺大的媒体谁敢把自己的名誉不当回事,往一件事情上砸?在一个环境中生活惯了,就容易把其他人也一块想,容易也对其他人起疑。

我觉得编辑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审阅作品的质量,如果什幺文字都一样,都往书里放,哪还有大师和凡夫俗子的分别。你既然给了人家作品你就等于给了人家审阅你作品的权利,这是再自然不过的道理,你不给别人这权利就等于要别人非得登你的,这是不是霸道了。别人跟你商量,觉得文字该修饰一下,你不同意,不同意还说与人僵持,最后自己退场了,退场了就等于事情终结了,别人也没有强行登你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是现在居然又要闹出这些事端,于情于理,都不应该。

编辑应该有删改文字的权利,这是基本常识,那些大型媒体改你的文字真正叫改你没商量,别人还跟商量着,这样因不乐意而否定别人的功劳,太不近情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