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吴钩:宋朝的芭比娃娃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08-22

记忆中,我童年的玩具基本上都是自己和小伙伴们动手做的,店舖中几乎没有甚幺玩具售卖。那时还是刚刚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初。想不到在一千年前的宋朝,城市中已经出现了专门的玩具市场,养活了一群专卖儿童玩具的小商贩。

据《武林旧事》记述,「若夫儿戏之物,名件甚多,尤不可悉数,如相银杏、猜糖、吹叫儿、打娇惜、千千车、轮盘儿。每一事率数十人,各专藉以为衣食之地,皆他处之所无也。」另据《都城纪胜》,杭州「又有专卖小儿戏剧糖果,如打娇惜、虾须糖、宜娘打鞦韆、稠糖之类。」

所谓「儿戏之物」、小儿戏剧糖果,都指玩具。这些玩具名目已多不可考,「吹叫儿」大概是一种可以吹响的哨子,「打娇惜」「千千车」是不同的陀螺,「虾须糖、宜娘打鞦韆、稠糖」则是既可玩赏又能食用的食品玩具。一些今人还在玩的玩意儿,如小刀枪、骰子、纸牌、钓竿、绢孩儿、弹弓、毽子、风筝、象棋,等等,宋代的市场上均已有售。

每年的七月初七,乞巧节,简直便是宋人的玩具购物狂欢节。这一天,东京的大街小巷「皆卖『磨喝乐』,乃小塑土偶耳。悉以雕木彩装栏座,或用红纱碧笼,或饰以金珠牙翠」。这个「磨喝乐」,乃是宋代最流行的泥娃娃(「磨喝乐」原为梵文「摩喉罗」的讹音,不知何故被宋人借用来命名泥娃娃),其地位相当于今日的芭比娃娃。

同芭比娃娃一样,「磨喝乐」製作精良,身材、手足、面目、毛髮栩栩如生,而且也配有漂亮的迷你服装。《醉翁谈录》说:「京师是日(即乞巧节)多博泥孩儿,端正细腻,京语谓之摩喉罗。小大不一,价亦不廉。或加饰以男女衣服,有及于华奢者,南人目为巧儿。」《繁胜录》也说,「御街扑卖摩侯罗,多着乾红背心,系青纱裙儿;亦有着背儿戴帽儿者。」尤以吴中名匠袁遇昌製造的「磨喝乐」最为神奇,「其衣襞脑囟,按之蠕动」(明《姑苏志》卷五六)想必泥人内部配有机械装置。

宋朝的寻常市民家、富室乃至皇家之中,都有「磨喝乐」的忠实粉丝,「禁中及贵家与士庶为时物追陪」(《东京梦华录》)。流风所至,宋朝孩子很喜欢模仿「磨喝乐」的造型:「市井儿童,手执新荷叶,效摩喉罗之状。此东都(汴梁)流传,至今不改,不知出何文记也」(《梦粱录》)。大人们夸一个孩子可爱迷人,也会说「生得磨喝乐模样」。「磨喝乐」既然风靡天下,价钱也就不可能太便宜,「价亦不廉」;贵者,「一对直数千(文)」。名匠袁遇昌製作的「磨喝乐」更是昂贵,每对叫价「三数十缗」。

除了「磨喝乐」,商家在乞巧节当然还会隆重推出其他玩具,如以黄蜡铸成的「凫雁、鸳鸯、鸂鶒、龟鱼之类,彩画金缕」,叫做「水上浮」;又有「以小板上傅土,旋种粟令生苗,置小茅屋花木,作田舍家小人物,皆村落之态」,叫做「谷板」;有「以瓜雕刻成花样」,叫做「花瓜」;又有「以绿豆、小豆、小麦,于瓷器内,以水浸之,生芽数寸,以红篮彩缕束之」,叫做「种生」。这些新奇玩意儿,「皆于街心彩幕帐设出络货卖」(《东京梦华录》)。

宋代的元宵节期间,则是灯笼热销的旺季:「天街茶肆,渐已罗列灯球等求售,谓之『灯市』,自此以后,每夕皆然」。时人形容「灯品至多」,「精妙绝伦」。

有一种「无骨灯」,是「混然玻璃球也」;走马灯「马骑人物,旋转如飞」;还有一种名为「大屏」的巨型灯,「灌水转机,百物活动」,是用水力驱动旋转的;在夜市中朴卖的「琉璃炮灯」也很精巧,宋人范成大有一首咏元宵节应节物的诗写道:「映光鱼隐见。」并自注:「琉璃壶瓶贮水养鱼,以灯映之。」这里说的便是「琉璃炮灯」。另一位南宋诗人叶茵的《琉璃炮灯中鱼》描写得更细緻:「头角未峥嵘,潜宫号水晶。游时虽逼窄,乐处在圆明。有火疑烧尾,无波可动情。一朝开混沌,变化趁雷轰。」想来这种「琉璃炮灯」既可盛水养鱼,也可点上蜡烛,烛光鱼影相映,应该很漂亮。

只有一个富足、闲适的社会,才会如此专注于製作儿童乃至成人的玩具。

文章来源:「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