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原来老爸生气打人是我们造成的:《守着记忆守着你》选摘(2)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3-26

有家属抱怨,罹患轻度失智症的爸爸又发脾气了,差一点就要打人,弄得全家鸡犬不宁,小孩也无法安心唸书,家人都快受不了。

原因是爸爸曾对儿子说,想要吃小笼汤包。儿子特地向公司请了两小时的假,还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买回来孝敬老爸。爸爸却说,他从没说过想吃这汤包。儿子按捺不住一肚子的火,告诉爸爸,他明明有讲想要吃。爸爸一气之下,不但发怒还作势要打儿子。

也有家属花了好多天安排轻度失智症的母亲去花东旅游,因母亲前些时间看到电视播出花东美景,十分嚮往。还说,年轻的时候都没机会去看看,如果有机会去,有多好。为满足母亲,特地向公司请了几天假,安排了火车及旅馆。没想到,出发当天早上,母亲却说,不想去。甚至于还生气的说,从没说过想去花东看看,根本是想将她送到花东的养老院,不要照顾她了。

家属非常生气,认为自己是好心没好报,还遭母亲认为是要弃养,好伤心。

还有说,七十六岁罹患中度失智症的先生在家,所有的物品都称为「那个」,一下叫她将「那个」拿来,一下又叫她将「那个」收好,接着又叫她帮忙準备「那个」,弄得她一头雾水。她请先生说清楚,不要都用「那个」、「那个」,她怎么知道他所说的「那个」是哪个。先生急了,认为她故意找碴,拿起桌上的书朝她丢过来,砸到她眼睛,还好没砸伤眼睛。

每位家属在照护失智症家人经常是满腹的委曲,不但是花了时间、精神、金钱等,还牺牲自己的生活、工作、兴趣等,除照护长者,还尽心尽力来满足他们的想法,往往却得到是恶意、恶言、甚至暴力相向。有时不是沮丧两个字可形容,还可能是造成忧郁的重要压力来源。

其实,我以前也曾有类似的状况,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但之后我十分后悔,因为自己当时并未真正认识失智症。我们都是平凡的人,如果没有人教过我们如何思考、如何面对、如何处理等,在照护上任何人都会有情绪的反应,但照护者的情绪反应,往往会促成罹患失智症的长者产生更多的精神行为症状( BPSD )。轻者,影响家庭生活品质;重者,可能加速长者退化或不必要对健康的影响。

正确认识失智症十分重要

所以,正确认识失智症在失智症照护上是十分重要,但认识又要如何能「内化」,转化成照护上的技巧更为重要。国外研究证实,照护者如果能了解脑神经功能受损后,对失智症患者精神与行为上的影响,懂得照护技巧先去稳定患者情绪,产生安全感,可避免患者因情绪不稳定衍生出更多的精神行为症状。

就这几个案例来看,失智症长者之所以会否定自己原本所说的话,有可能是因为短期记忆受损,他们记不得自己曾说过的话,这就失智症认知功能缺损的后果之一,尤其是阿兹海默症患者,更可能出现的事。照护者如果内化出失智症患者因短期记忆丧失,反映出就是患者会不记得刚刚所说过的话、甚至会否定自己曾说的话。在照护技巧上,就不需与其去争论什么是「事实」,就顺其所说,再以转移方式来表达。

因为他们不是「故意」如此,是「疾病」让他们真是忘了。

第三个案例是语言表达功能的缺损,我们这部分在前一篇曾讨论。先生在言语表达上出现障碍,无法明确表示出物件的名称,这有可能是左颞叶损害所引起的语言困难,语言功能受损所产生「命名」、「语意」的障碍,患者无法以言语指称希望表达的名词。这名词是我们约定俗成的说法,但患者因功能已缺损,无法再正确的说出这名词,并非是无法产生语言或是失语。

一般出现这种情形的患者会是属于语意型失智症( Semantic dementia ),是额颞叶失智症中的一种亚型,佔有二○%。他们一开始可能会用某些相近的词语替代原本的单词,但最终会失去单词的含义。所以,是因额颞叶功能缺损,使他无法再像以往一样讲出来,只好以「那个」来代表。

这类型的患者,持续退化后,不仅想不出这个词语,连同理解词语的意义也损坏。阅读能力与拼字能力也会退步,但仍可能会算术,使用数字、形状或颜色。要说出人名,也开始有困难,即使那是过去熟悉的好友或家人的名字。

语意型额颞叶失智症和行为变异型额颞叶失智症一样,定向感和记忆力通常还能维持,这与记忆功能受损的阿兹海默氏症患者不同。

值得注意的是语意型额颞叶失智症患者在日常生活功能往往保持良好,直到疾病晚期;有时日常生活功能看起来不好,是受到语言能力受损的影响,这就是我们家人照护上的重点,如何了解及支持他们在语言功能的缺失,让他们还能维持日常生活功能。

当我们发现家人在语言功能上出现状况,要先细心观察他们,再将他日常生活会用到的物品,以标籤或贴纸写上该件物品名称,或用图卡来代表该物品,尽量放置在他们看得到,并轻鬆拿的到的地方,更要培养照护生活上「默契」,用眼神或行为语言,来代替他逐渐失去的语言功能。

照护方向是了解他们的状况是疾病所致,我们先是顺其意。譬如第一个案例,可以先对长者说,可能是我们记错了,这汤包既然买了,大家可一起来分享。如果长者执意不吃,也就不必勉强;第二个案例可告诉母亲,可能是女儿她搞错了,但这一切安排,如果不去玩,会损失近万元,好可惜。女儿自己想去花东走走,为着不要浪费这金钱,再说服看看母亲是否愿意「勉为其难」一同出门旅游。

就算金钱与时间上会有所损失,但如果与我们照护者去与长者「据理力争」后,反而造成失智症长者情绪不稳定,衍生出更多的精神行为症状,弄到全家情绪与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孰重孰轻,大家可各自己来权衡与选择。

提升照护技巧,可避免失智症长者衍生精神行为症状

因此,照护者倘能对疾病有所认识、提升照护技巧,是可避免失智症长者衍生出精神行为症状,并可维持家庭和谐气氛,这是金钱买不到的。

照护者的耐心十分重要。唯有在照护上,更仔细、更有耐心,用对的方法,才可降低他们的挫折感及精神行为症状等。

摘要重点

1. 家属在照护失智症家人经常是满腹的委曲,但如果将我们的委曲或压力,立即反应在我们言行上,很容易造成长者的不快,情绪的不满,严重时,出现精神行为症状,就是为什么,爸爸打人是我们所造成的。

2. 照护压力的纾解,一方面,不断演练,以提升照护技巧,另一方面,让自己增加生活上的兴趣,以化解压力。

原来老爸生气打人是我们造成的:《守着记忆守着你》选摘(2)《守着记忆守着你》书封。(天下杂誌提供)原来老爸生气打人是我们造成的:《守着记忆守着你》选摘(2)作者伊佳奇与着作。 (天下杂誌提供)

*作者为元智大学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失智症照护顾问、台北市市政顾问,曾任教东吴大学政治系、世新大学新闻系。本文选自《守着记忆守着你》(天下杂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