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原来真有一位上帝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3-26

原来真有一位上帝当年是总统马英九参加逼李前总统下台,现在反轮到李前总统劝他走路,两相对照,似颇能点示出其人之凉薄之无情无义。(中央社资料照,民报合成)

依情理而言,人若已被狠狠打倒在地,旁人余怒未息也不宜继续踢打。马先生落到这等地步,至少我本人原已不愿再对他有所讥评。不意今天看到电视台访问李前总统,播映出两个镜头,顿时又涌起一股反感,也改变了我先前的决定。

这两个镜头,一是马先生选市长时,和李前总统併立造势台上,笑容灿烂满面春风,不胜感奋接受李先生加持祝福。另一镜头是连战败选之夜,马先生现出一副愤青面孔,肢体动作不断,附和鼓动反李势力逼宫群众。两相对照,似颇能点示出其人之凉薄之无情无义。

国人应也记得,当晚稍后他又承谢启大之命,前赴官邸求见,要奉劝李先生辞去党主席。日前李先生则是劝他连总统职位也一併辞去。当年是他参加逼李先生下台,现在反轮到李先生劝他走路,人生在世,善未必能有善报,恶则几一定有恶报。

当年苏联大特务雅戈达承史大林之命,血腥整肃掉不知多少党政干部,最后他自己也被史大林下令逮捕处死。据传他被关进天牢待决时,曾流泪说过一句「原来真有一位上帝」。

马先生当然不是雅戈达之类血腥屠夫,但台湾广大庶民六年来也被他拖累到够惨,现在或也可说「原来真有一位上帝」。

随着马先生光环渐消面临逼退,原被视为麾下铁卫队,时常表忠唯恐后人的马系人士,如今竟似无一人挺身护主替他辩护,而且已有人迫不急待另投他心目中明日共主。现实到这等地步也很可歎。

不知马先生昔日领养的马小九是否仍在世间。牠若仍健在,大概尚不致变脸绝情背弃恩主。

马先生的任期虽尚有一年半,台湾现已实际进入「后马时期」。国人在大大吐出一口闷气后,也应将注意力转向亡羊补牢或所谓「补破网动作」。本文即姑举两事例,促请国人留意。

其一是马先生在六年任内大花公帑,兴办多项华而不实,嘉年华会式活动,也推行多项迎合他本人口味运动。其中如以约150亿办放烟火式花博,如投入约2亿办所谓「行动剧梦想家」等,都是钞票早已烧掉,肥了什幺人恐也难查,木已成舟追不回来了。

但在马先生「大家泳起来」号召下,教育部号称要动用120亿,军方打算花55亿以兴建泳池。他情有独锺的汉语拼音、有品运动、新儒学运动,也都动辄耗资上亿,此类活动或皆尚未完成,仍有及时剎车,以免犹未动用到的公帑被继续耗用乾净之可能。此事立委和媒体应可一查,能救下多少就救多少,时至今日,马先生也应已没有颜面硬要进行下去。

其次是,现下中央政府很有几位资历难以令人信服,只因和马先生有特殊渊源,或被他特加赏识而登上高位,马派色彩浓厚官员,如今似也已该知所进退。

在此类官员中,日前已有文化部长龙应台快动作辞职。姑不论她是确如自己所称早已决定离去,抑是选后已知苗头不对,才仓促求一个走得漂亮,能俐落走人总是好事。其余如一再失言,明显不适任的法务部长罗莹雪;如担任驻星代表突被撤回,反而高升外交部次长的史亚平;如经不起质询压力泪洒立法院的蒙藏委员长蔡玉珍;如在立法院姿态高傲的马先生同学,现任驻美代表的沈吕巡…等人,若仍不能认识时势已变,则或又须知名人士出面作或软或硬道德劝说促驾。

另白冰冰小姐确是闻名歌星,但恐只有马先生才聘她担任国策顾问,她是否也该列入劝退名单?

现被马先生指派出任行政院长的毛治国,看来也不像能大破大立的干才,或连请走白小姐的魄力也没有。很奇妙的一个疑问是,马先生似很景仰曾担任行政院长的孙运璿,不久前也曾在孙先生故居发表一席演说颂扬他,然而其本人擢用的五位行政院长,自刘兆玄而吴敦义而陈冲而江宜桦,直到眼前的毛治国,却似没有一人具有孙氏的阳刚坚毅风格。莫非他也如寓言里的那位叶公,虽然口口声声爱龙,实际却并不敢接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