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会员

南方朔观点-陆生纳健保 混淆居民的权利义务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3-26

    

 前几年,我即反对台湾的陆生政策,现在当然更不同意行政院决定陆生纳入健保案。我对陆生没有任何主观上的好恶,纯粹是在就事论事。

   任何一个合理的社会,它对居民的权利义务都必须有清楚的规定与认知。该社会的居民及家人,因为有尽义务,他们当然可享有教育及福利的权利;任何非居民的外来者,当然不符合享有福利的身分,这不是小气,更不是歧视,而是身分权的自然结果。

 就以香港为例,它虽是中国的一个特区,但香港的治理充分的自主。就以香港的大学为例,它全是公立。大学的经费有两种:

一是建校的工地校舍投入,那是固定成本。

二是每年的固定成本,包括设备的维持,系所的运作及校务的推动等。而一个香港的居民,他们所缴的学费只要变动成本的百分之廿,另外的百分之八十会由政府补贴。

 正因为香港政府对居民的权利义务清清楚楚,一个非居民的外地生,除了申请困难外,费用也极贵;自费的陆生不能分享政府的补助,不是大陆的富豪,根本念不起。香港各大学为了招收优秀的陆生,都必须自行去募款,才可能帮他们缴得起昂贵的学杂费、生活费,有的特优奖学金甚至还包括给学生父母安家费。

正因条件优渥,每年几乎北大清华的状元都到了香港念大学。大陆顶尖的优秀学生,因为有优渥的奖学金,而且香港大学是英文教学,到香港念书,可以提前适应英语教育,将来到英美深造,可以不必衔接。这也是特优陆生喜欢到香港的原因。这些陆生并没有用到香港居民才有的福利,因此香港人的心里不会不自在,而且这些陆生的确很用功。对香港大学的求学风气确实有益。

 但台湾的陆生制度,打从头开始就是个乱七八糟的制度。台湾招收陆生由于整个逻辑混乱,因此只变成企图利用陆生来解决台湾本身的教育问题之一种工具,又因台湾对国民的权利义务认知不清,遂反而造成台湾本身居民利益的受损。

 照理说,台湾的国公立大学,由于其营运接受了巨额政府补助,台湾的非居民根本不许可分享到这种补助,这意谓了非居民的外地学生,必须缴较高的学杂费,而且也不能对本地生造成排挤。

如果某党某公立大学要收陆生,多出来的经费,就应由它们自己去募款,才符道理。否则就是对台湾居民及其子女的剥削。这在一个讲究居民权利义务的社会是不容许之事。

 近年来台湾少子化现象日益严重,台湾过多的私校已难以为继,有三分之一随时可能倒闭。我们开放陆生原因之一,就是要用陆生来救台湾的大学教育,这是种居心不良的教育市场里,这只是把陆生看成是一种市场,这对陆生也极不公平。

 到了最近,要把陆生纳入全民健保,那简直是更大的错误,陆生不是「全民」,他们在身分上根本不符全民健保的定义,将陆生纳入全民健保,只会恶化全民健保的财务,最后只会要台湾全民埋单。

我反对将陆生纳入全民健保,这跟小气不小气无关,而是它完全没有道理。如果执政的国民党政府很大方,它就应自己筹钱来帮陆生买商业保险,不能慷台湾全民之慨。

 任何一个社会,在住民的权利义务事宜上,都应该清清楚楚,不许可在那里打马虎眼,更不容许在那里闪避问题,把反对陆生纳入全民健保说成是小气。因为这个问题根本与小气或大方无关。

而是陆生根本就和全民健保的全民定义不相干。台湾的政客从来就不把基本的权利义务定义清楚,永远只会东拉西扯的和稀泥打口水战。施文仪我并不认识,但他反对将陆生纳入全民健保,他倒是真的说得很对。要办他,才是真的没道理!

 (作者为文化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