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王健壮专栏:张盛和要学的政治ABC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3-21

立法院正酝酿或废或修证所税大户条款,有立委问财政部长张盛和要如何因应?他回答「我们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后,又意犹未尽补了一句「政治不就是如此吗?」

大户条款去年才制订,预计明年实施。这项条款当年审议时虽有争论,但最后不但行政与立法两院同意,立院朝野也无异议。

但九合一选举刚结束,少数国民党立委即决定翻案。有人主张废止,有人串连修法,将十亿元起徵门槛,提高为五十亿元。

张盛和过去一向主张大户条款不应废止也不宜修改,甚至不惜赌上他的乌纱帽。但由于这次立委来势汹汹,选后他已改口,同意条款可修,但仍坚持不可废,同时却又自掀底牌坦承,一旦废了,财政部也祇能接受。

但大户条款是张盛和任内所订,亦即,这是他决定的政策,上面烙有「张氏印记」,如果立院决定推翻它,代表国会不信任他的政策,依照责任政治ABC,张盛和当然可以选择请辞下台,岂止像他所说「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

再依议会政治ABC来说,若立委不认同阁员政策,阁员理应卯尽全力跟立委协商沟通,未协商即退让,这是自暴自弃,协商前即自掀底牌,这是不战而降;若是行政权被立法权挟持,则证明阁员失职失责,张盛和又岂能以「除了接受,还能怎样」作为卸责藉口?

更何况,立委今日对大户条款之异议,早在当时修改所得税法时,即已充分表达。何以彼时有异议,仍通过大户条款,此时有异议,而且是同样内容异议,却又决定翻案,岂非视立法如儿戏?但即使立委可儿戏国事,阁员怎能沆瀣一气,而无所担当?

台湾税制不符租税正义原则,早已为人诟病,但历任财长之税制改革作为,几乎全是政治考量挂帅,不是怯于民粹压力,就是惮于财团裹胁。也因此,所谓税制改革,多半偏向枝节改革,而非结构改革;甚至有些所谓改革,根本就是反改革,离租税正义愈来愈远。

退一步说,如果大户条款确实是错误立法,就像某些反对人士所说「交易多,不代表所得多,课税逻辑不通」,而财政部也勇于认错,同意或废或修。但在同意或修或废的同时,张盛和应该思考的根本问题是:资本利得难道不应课税?答案若是,则应接着思考应以何种标準课税才较符公平原则?否则,仅同意大户条款或废或修,却对资本利得之课徵毫无后续积极作为,天下宁有此理,或天下宁有此种财长乎?

刘忆如当年推动证所税时,虽然引发强烈争议,但她却为政策力争到底,「如果既得利益者净赚四百万,却连二十万元的税都不愿意缴,甚至扬言上街头、要出走,我不晓得在这些人心目中,公平正义是什么样的地位?台湾的贫富差距,他们是完全看不见,还是觉得他们不必负任何一点责任?」这是她当年的感慨,也是她的愤怒,张盛和不妨仔细玩味。

当然,张盛和更该从刘忆如的例子,学习什么叫责任政治ABC。刘忆如因为国民党立院党团七拼八凑之证所税版本,与财政部规划之版本差异甚大,才决定辞职,她在辞职声明中有这样一句话:「这样的版本…本人在政策理念上无法认同,自此辞去财政部长一职」,这句话是责任政治ABC,张盛和也不妨仔细玩味;「政治不就是如此吗?」这可是他自己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