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王健壮专栏:台北雍正的故事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3-21

柯文哲果然不同于常人,他上任后讲了许多让人拍案叫绝的话,也做了几件大快人心的事,就像「雍正王朝」连续剧一样,集集高潮迭起,令人欲罢不能。

柯语录中的名言包括:「我是雍正皇帝,日批奏摺两万字,最后吐血而亡」,「我还有四年要干,你部长能做多久,你负什么政治责任」,「当主上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无情无义」等等。

让人大快人心的事则包括:就职同时就拆除忠孝西路公车专用道,公布违建户名单并宣布三月底全部拆除,以及準备大砍九亿交通补助费与五亿加班费等等。

而且,他早上七点半就到班开会,办公室家徒四壁,取消市府员工下午茶时间,警告信义分局局长要撤换他,训诫局处首长祇能骗他一次等等,让人恍惚看到一个「今之雍正」,朝乾夕惕之外,更大力整饬吏治。

但誉之所至,谤亦随之。张大春以佛家语「增上慢」形容他,说他是人来疯,傲慢过了头;林瑞图把他比喻成「台湾希特勒」;连李登辉也忍不住提醒他「不能肚子痛就开刀」。

然而,不管誉之谤之,大概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台湾政治史上,从来不曾出现像柯文哲这种政治性格的人物,保证仅此一家,绝无分号;空前,也很可能绝后。

有些人说他在实验新政治,但既谓之新,谓之实验,就代表「柯氏政治」仍在试误,仍然难免犯错,就像李登辉所说「有好的地方,但也很危险,要小心一点」。

柯文哲要小心的第一点是:果断与专断不同。当急诊室医生必须果断,但当市长却不能凡事一人而决或即兴而决,官僚程序虽应简化,但正当法律程序却不可忽略。他虽以雍正为师,但却绝不应师法雍正之乾纲独断,最后落得专制之名。

他要小心的第二点是:跑马拉松与跑百米不同。选举时,他虽自比为龟兔赛跑中的乌龟,但当选后,他却跑得比兔子还快,一个劲儿往前冲。但「选举如诗,治理如散文」,而且政府治理是条漫漫长路,曲折多也颠簸多,跑百米可以靠冲力,跑马拉松却要靠耐力,跑得太快,冲得太急,很快就会撞墙。

柯文哲要小心的第三点是:急诊室与市长办公室不同。蔡璧如跟随他二十多年,柯文哲对她信之赖之,不难想像。但「叶克膜小组主任蔡璧如」与「市长办公室主任蔡璧如」,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角色,前者可以是柯文哲的身外化身,后者却万万不宜,否则,蔡璧如迟早会变成「柯文哲的海德曼」。

海德曼(H.R.Haldeman)是尼克森的白宫幕僚长,他虽是「内官」,但「外官」视他却如同尼克森的身外化身。他的权力也并非来自他的职位,而是因为他与总统近在咫尺,既拥有总统的耳朵,又是总统的嘴巴,「海德曼」也因此从特定人名变成了代名词,他与尼克森的关係就像柯文哲说「没了蔡璧如,我要怎么办」一样。

柯文哲信任蔡璧如到什么程度?用他自己的话来回答:其一,「每次我们开会时,蔡璧如也在现场,我喜欢问问题,蔡璧如就会起来跟大家宣布答案」;其二,「蔡璧如以前有个外号叫血滴子,大家很快就可以感受到,她追蹤进度一定会让大家非常痛苦」;其三,「我不会把每个人当蔡璧如用,她是特殊材料做的,也不用加班费」。

这三句话,鲜活描绘出柯文哲对蔡璧如的信赖,信任又依赖。但叶克膜团队不同于市府团队,彼蔡主任可替柯文哲代行代决,此蔡主任却无权如此;否则,局处首长除了要畏雍正之官威,还要惧血滴子之追杀,岂不尊严扫地,官常蕩然?也因此,如何不让蔡璧如变成海德曼,柯文哲当然必须戒之慎之;不然,新政未行,权斗已起,任何人都不乐见。

当然,到目前为止,这齣连续剧祇是柯文哲的one man show,配角与龙套未出场,反派角色也未登台,「台北雍正」的故事才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