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会员

傅国涌:福州自杀性爆炸发生之后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08-19

【8月15日讯】 8月8日下午,在福建省福州市闹市区的公交车上发生了一起自杀性爆炸案,已造成 2 人死亡,受伤的31人中还有3人生命垂危。据媒体报导,当地警方初步确定这是一个肺癌晚期患者黄茂金的自杀性行为,今年42岁,是福建莆田农民,爆炸物是土制炸药。

消息传来,触目惊心,一个绝症缠身的病人,在即将告别这个世界时,竟然选择到人群密集的公交车上製造爆炸案,让其他无辜的生命为他殉葬。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当令人痛心的惨剧无可挽回地发生之后,更重要的还是要反思我们的社会保障、医疗保障体系,反思贫富悬殊、城乡隔离、两极分化的现状,寻求重建社会公正、公平的可能性,而不是停留在对自杀性爆炸製造者的谴责上,这固然是一个刑事案件,同时也是一个社会事件,是社会失序、失衡的前兆,是社会矛盾恶化的一个信号。在这一意义上,福州街头那辆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公交车就是小小的坦尼克号,我们同在一辆车上,没有人能够倖免,千万不要以为坐在小轿车裏、飞机裏就可以倖免,人类注定了要为侥倖付出沉重的代价。

二十几年以来,单腿独行的经济改革确实有了长足的进展,经济市场化已经势不可挡,单就GDP 而言,中国俨然已是新兴的经济大国,难怪那些并不真正了解中国的西方媒体纷纷把目光盯住这个古老国度,才会在一片惊呼声中将21世纪误读为”中国世纪”,他们不知道在虚假的表面繁荣之下,这是一个怨声遍野、危机四伏的中国,豪门权贵和贪官污吏飞扬跋扈、道德沦丧、肆无忌惮、贪得无厌地攫取了最大限度的资源。由于政治改革的严重滞后,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腐败,这是千古不易的真理。层层叠叠的监察、反贪、纪检机构充其量也只能成为一个又一个腐败的新源头。当最大多数的经济、社会资源被最小的人群瓜分,繁荣鼎盛的泱泱大国于是成了少数人的天堂,然而他们挑剩下的可怜资源已不足以支撑决亿万普通大众的医疗保障、教育等费用,一切不幸皆由此而来。

以策士幕僚自居的康晓光曾劝说强势群体要”有节制的掠夺”,不要竭泽而渔,吃肉之余要给求告无门的弱者留点骨头和汤。具体到被称为”富人俱乐部”的现行医疗保障制度,不仅农村有90% 以上人口完全没有纳入这一保障体系,即使城市人口也至少有一半被排除在外,加上城乡医院两极分化,资源配置严重失衡,优质资源畸形地集中在个别大医院,医药合谋,医疗费用大幅度攀升,到最后只有特殊官僚阶层和少数富人才看得起病,占人口比例绝大多数的10多亿人根本看不起病,只能”小病拖,大病扛”。我不知道42岁的黄茂金为什幺选择如此激烈、殃及无辜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仅仅是为了报复社会吗?一个没有任何医疗保障的农民,当他身患绝症、求医无望时,一个宣称 “以人为本” 的政府、一个正在奔向”小康”、”和谐”的社会是否尽到了责任?这些都是值得追问的大问题,遗憾的是在新闻自由的阳光还没有照临的大地上,我们没有一个可以公开讨论这些问题的平台,有权者、有钱者成天沉溺在花天酒地之中,一掷万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杜甫的诗句即使放在今天仍然能打动人心。

当年,《新民报》主笔赵超构说过一句话:” 批评的材料有的是,这个社会已是百孔千疮,我只要随手戳一枪就是一个窟窿!” 今日之中国也可以作如是观。当福州街头的爆炸性传遍华夏大地时,从当政者到一切掌握了社会最大财富的新老权贵、太子党、富豪等强势群体都该反躬自省,面对汪洋大海般的弱势群体,面对世界潮流所向,如何建立起一个能够兼顾不同社会阶层的利益、相互之间可以对话的社会机制,如何保证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权俐落到实处而不是悬在纸上,确保普通民众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渠道和机会,这一切都已到了不能回避的时候。大到河北定州血案的出现,小到这次福州的自杀性爆炸,还有层出不穷的群体事件、成千上万的上访队伍……时代已到了非变不可的关头。一条腿走路的经济改革所能释放的能量几乎已释放殆尽,如果再不启动政治改革的按钮,等待我们的又将是什幺?谁都无法预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