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傅国涌:社会名流需要一点常识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08-19

【3月11日讯】钟南山、吴敬琏两位先生都是有很高社会声望的名流,一言而为天下重,他们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都曾有过出色的表现,而且在专业关怀中体现了相当的社会良心,受到公众的敬慕。没想到钟、吴两位先后在常识问题了犯了众怒,声望大跌。

钟南山院士因为自己的手提电脑被窃,将广州治安不好归罪于收容遣送制度的废止,公开呼吁恢复这个三年前被抛到历史垃圾堆的旧制度,并且在接受记者採访时把国人分成两类,一类是「人民」(或「好人」),一类是「敌人」(或「坏人」),收容遣送制度既然是对付「敌人」的制度,又岂能放弃?由于他在SARS危机显示出高度的敬业精神而受到官方和媒体的大规模表扬,社会影响面很大,他的话甫一传出,就引起了一场口水大战。其观点在底层社会和所有具备常识和良知的人中,招来一片批评声的同时,当然也在脑满肠肥的高等华人与精英阶层中引发了共鸣。谁是「敌人」?谁是「人民」?依据甚幺标準、尺度?由甚幺人、甚幺机构、组织来确定?钟南山的想法让人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钟南山毕竟不是蒋彦永先生,SARS危机中的真英雄就是这位当局所不喜欢的说出真相的医生。钟氏只是在医学专业上有建树,听说平时为人也好,遗憾的是他作为一个公民,在专业之外,太糊涂,太缺乏基本常识了。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说出这样背离文明常识的话来。

相比之下,在经济学家普遍与利益集团沆瀣一气的时代里,吴敬琏先生和茅于轼先生难得地坚持了独立和良知,几乎代表着中国经济学界仅存的良心。吴的社会声望因此远在钟院士之上,他的常识本来应该比医学专家钟院士健全一些。多年以来,他对权贵资本主义的洞察和批判,他在股市黑幕等问题上与其他屁股不乾净的经济学大腕们的对峙、论战,这些言行都足以令他人对他怀抱敬意,令他自己名垂青史。令人惊讶、意外、惋惜的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在春运火车票问题上栽了跟头,他在「两会」期间公开批评春运火车票不涨价违反市场经济规律,「结果是很多农民工连夜排队买不着票,另外票价高涨,黄牛党横行,结果是付出了排队成本」。由此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毋庸讳言,社会名流在上流社会生活的时间久了,难免渐渐远离正常的社会,最后连简单的社会常识都丧失了。为了不至于和普通社会脱节,达官贵人、社会名流实在应该每年抽时间去挤挤公交车,挤挤地铁,亲自排队去买买火车票,乘坐火车硬坐[而且最好是站票],夏天去没有空调的房子里住住……,体会一下真实的中国,而不是总坐在小轿车里,打着飞的,住着豪华宾馆,这样的发言难免离题。我为吴敬琏先生感到无比的惋惜,他的一世英名不能因此付之流水,为他考虑,他最好的选择是为自己这次的言论负责,公开道歉,对他而言,这样做更能体现知识份子的尊严。如果这样,说错一次话,也没甚幺大不了,我们将继续尊敬他,记住他的作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