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会员

傅国涌:真的爱国主义不是「合群的自大」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08-19

【4月21日讯】鲁迅早在「5.4」时期就指出,「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只可惜没有『个人的自大』,都是『合群的爱国的自大』。」无论是前些年南斯拉夫中国使馆被炸后出现的反美示威运动、「9.11」之后大学校园里的一片幸灾乐祸声、还是近来出现在虚拟网络和地面上的抗日的声浪,都彰显出国人的这种「合群的自大」。

网上消息,继北京、广州等地发生反日游行之后,昨天在上海、天津等地也发生了同样的游行,就连「山外青山楼外楼」的休闲型城市天堂杭州也不例外,从上午9点到下午4点,反日游行持续了7个小时,一度造成有些路段交通瘫痪,据说还发生了砸轿车(主要是日本产的)的「失控」行为。员警全程保护、未予阻拦,大约这是经过批准、合法的游行。在具有中国特色的《游行集会示威法》下,游行真是久违了。游行队伍中那些呼喊口号的青年、砸汽车的「英雄」诚然以为他们正在爱国,他们的壮举就在捍卫民族尊严,不知道他们的游行、砸车主要只是一种情绪宣洩,是在看不见的手操纵下的「自发」行为,情感大于理智不用说,本质上还是「合群的自大」,表现出一种躲在人群中的勇敢姿态。同是反日,我们的近邻韩国的表现就大为不同。从报纸上看,他们当中有人挺身自焚之类的。我不是赞成一定要用这种极端方式表达什幺,但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民族性格的不同。中华民族(尤其汉族)确实是绵羊般驯服的性格佔了上风,哪怕是游行表达对日本的不满,也是在得到现政权默许、容忍甚至是或明或暗的怂恿下才成为可能的。

所以,现在的所谓反日,充其量也只算得上是自我陶醉的虚拟爱国主义。真正的爱国主义只有建立在鲁迅所说的「个人的自大」、也即胡适提出的「独立的个人主义」基础之上,才有可能。这个问题在陈独秀那里早就解决了:爱国不是爱政权,更不是爱某个掌握了我们生死、命运的权势集团,而是爱一个「为保障吾人权利谋益吾人幸福之团体」。在这样的「团体」没有出现之前,其实是没有真正爱国可言的。

我对中国的民族性格向来不乐观。对强权、武力的恐惧和屈从是我们惯有的常态。当我们感叹皇权总是如此稳固、人肉的宴席总是如此丰盛、我们总是像一头羊一样免不了「刀俎之间」的命运时,我们往往不是血脉偾张,从而起而掀掉这个密不透风的铁屋子、毁坏流水的宴席,去寻求一种能保障我们权利、尊严与幸福的生活,而是选择「暂时做稳奴隶」,以烟或酒或诗或麻将之类来麻醉自己的灵魂。一切都是为了生存,也归结于生存,逆来顺受,仰望权势,敬畏强者,崇拜胜利者,只认成败,没有是非。即使反对也只是反对那些权势者允许我们反对的虚拟对象,比如美国,比如日本。这是一种安全的反对,又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如此廉价的买卖,真是何乐而不为。但是倘若以为这就是真的爱国主义,那会贻笑大方。

当然,这并不是说日本的倒行逆施不该反对,但不能盲目地为反对而反对,更不能按照早已被划定的圈圈、道道来反对,不能以「合群的自大」方式来表达爱国情感,也就是不给那些剥夺了我们一切权利、尊严的专横势力佔一丝便宜。日本这个民族确实在骨子里有霸气,跋扈,对邻国始终构成威胁。自懂事以来,我对日本就没有好感。一部动蕩不安的中国近代史,就是与日本对中国的领土野心分不开的,包括毛泽东取代蒋介石、君临天下的「红太阳」之所以能在泱泱大陆升起。毛泽东控制的「打天下集团」正是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日本全面侵华造成的空前机会。没有这个历史契机,后来的结局将会大不相同。所以,当上个世纪70年代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恢复中日邦交时,田中表示歉意,而「一代枭雄」的回答是「感谢日本皇军」,言下之意,没有皇军就没有新中国。这些话赫然登载在当时的《参考消息》上,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大抵都有些印象。民间对日的怨气始终没有消散,百年伤痕至今犹新,但是任何民族情绪的表达都不应该被愚弄和利用。

──转载自《民主论坛》网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