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会员

傅国涌:泡末经济后面是泡末政治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08-19

【8月3日讯】在被软禁的十七年中,赵紫阳先生对中国的前途与命运、对人类发展面临的问题有过许多深入的思考,早在一九九二年初,他就对老战友宗凤鸣说过,生态环境是衡量社会进步的首要指标。二十几年以来特别是最近十几年来,中国官方引以骄傲、并以此作为政权合法性的高经济增长率,恰恰就是建立在对生态的掠夺性毁坏上面,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换言之,我们所谓的经济高增长依赖的正是生态透支。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的社会到底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答案是不言自明的。这个问题,官方开始意识到了,所以才会提出「科学发展观」。据说,《循环经济法》将在明年初出台。

当然,这只是在技术层面上做文章,是在枝节上下工夫,还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那一套,不可能逆转掠夺性破坏生态环境的趋势,不可能逆转泡沫经济的滚滚潮流。因为泡沫经济的背后是不可抵挡、压倒一切的泡沫政治。何谓泡沫政治?就是法国路易十六那种「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的末日心态,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维持一天算一天的维持会心态,就是无止境地追求物质利益、人间享乐的跟着本能走,就是说一套、做一套、自相矛盾、言不由衷的自欺欺人。泡沫政治是没有想像力、没有未来的政治,耿耿于怀的就是眼前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每一秒钟所在意的是一己、一家和小圈子、小集团的权位、金钱与享乐,泡沫政治不需要考虑子孙后代,不需要考虑这个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更不需要对人类负责任。在这种政治支配下,捞权捞钱成了硬道理,成为不容讨论、不容置疑的人间法则,每个人都只要对自己的欲望负责,每个人都只能在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轨道上运行,否则就是异端,就是另类,就是叛逆,就要面临被边缘化、被淘汰的命运。

泡沫经济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既然这个世上追求其他的一切都是此路不通,到处都是禁区,那幺就往一条道上去吧,这条道就是私利。古往今来,恐怕没有一个时代像我们今天这样鼓励人们追求私利。一个政权只允许人们追求私利,只允许人作为物质的奴隶存在,以此来换取政治安全,实际上也是隐含着巨大风险的。这是最典型的短期行为,是以断后路、断子孙路为高昂代价的,这种选择确实让大多数人乖乖地把目光和精力都转到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利益上,从而放弃对其他问题的关注、思考和追求。但是,这种交换本身摧毁了人类赖以存在的两大底线,一是基本的人性道德,一是基本的生态环境。道德滑坡,价值失範,人心涣散,给社会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正在逐渐显示出来,而且会加快速度,这是有目共睹的哪怕是经过千万重过滤、侥倖漏网的新闻报道中,我们也能日复一日感觉到人性底线被毁的危机。竭泽而渔式的经济发展,对生态环境早已构成严重威胁。曾经令多少人羡慕、嚮往的云南滇池,遭遇了不敢想像的污染。我们从电视镜头中可以看到,工业污水在继续向湖中排放,湖边的山体遭到疯狂的开採,已经是千疮百孔。太湖蓝藻,无锡水危机暴露出来的也只是冰山一角。我们栖息的这片大地,正在泡沫经济的大浪潮中一点点塌陷。老实说,生态透支比政治专制还要来得可怕,政治的缺陷可以通过变革、通过制度的重建得到解决,而生态环境一旦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在很长的时期内都是无法复原的。

时至今日,我们才开始反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晚了。何况泡沫政治一点也没有退潮的迹象,泡沫经济仍在持续,泡沫政治还在加强,即使二○○八年出台了《循环经济法》也不会撼动什幺,更不会改变什幺。

《动向》07年7月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