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框框外的中文堂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3-06

负笈台湾多年,从大学本科读到研究所,虽然因为撰稿的需要,还常常留意着澳门的教学议题,但在中文系的学术圈鬼混久了,也渐渐忘记中学时候的中文科,到底是怎幺样的一回事。是幸运或者也是不幸,最近在因缘际会之下,要帮忙承办一场台湾的高中国文课教学论坛,这才半强迫性地回想起那些年我们一起上的中文堂。当然,澳门和台湾两地的教学环境,实在不可同日而语,但对于那种「中文堂就是无用和无聊」的焦虑,似乎却是共通的。不知道为甚幺要一字不差地背诵的词语注释和作家生平;受制于升学考试所须而不能随便更动的乏味课文,尤其是与现代生活无法扯上任何关係的文言文;又或者是那些只记名字但根本不会运用的修辞手法,那些年的那些恶梦,倒也不是澳门学生的专利,在那个宣称中文能力比我们好上多倍的台湾,原来也切切实实地发生着,而且恶梦程度丝毫不比我们逊色。或许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本来这场论坛预计只是一个小规模的交流活动,提供一个平台来让主要是高中国文老师还有準备踏入教学现场的大专生等群体,一同思考中学国文科的困境和出路;但没想到,随着脸书专页一篇篇专题邀稿的刊出,引来的关注和收到的回馈,无论数量和质量都远超我们的预期,更有传媒机构主动提出合作计划。这种现象,是否说明了:其实大家都意识到,中学中文科的教学,从学科本质、教育目标到教学手法,都有迫切变革的需要?

帮忙举办的活动能有这幺大的迴响,这自然是让人振奋的一回事。但让我不禁好奇的是,如果把地点从台湾移到澳门,又是否能引起这种程度的关注?事实上,此一议题在台湾绝不新鲜,无论是体制内外,都已经有不少围绕着教学目标或方法的新主意、新点子,而且在部分学校里,甚至已是把这些新点子投入到实际的教学现场,像是「翻转教室」、「学思达教学法」、「学习共同体」等等的概念,早就在实践当中。如此看来,这次的论坛活动也不过是乘着潮流大势所趋而已。可是,澳门呢?澳门的教学现场又有没有实施这类新想法的条件?或者更根本的是,澳门的教育圈有没有这些新想法?像上文说的,笔者离开中学课堂已经太久了,或许那些年乏味的中文堂,现在已经百花齐放、欣欣向荣也说不定;但无可否认的是,被作者生平、词语注释和修辞手法磨蚀掉中国文学学习兴趣的澳门学生,仍然不在少数。

笔者思考这个问题的出发点是这样的:套用「课程设计之父」泰勒的一句话来说,如果学生不打算成为某一学科领域的专家,该学科的知能可以带给他甚幺?现在中文科课程的困境在于,考试导向的功利色彩在短期内不可能消失(感谢四校联招),在这前提下,谈甚幺变革似乎都只是枉然,君不见美其名为「教育改革」的《课框》和《基本学力要求》,最大的效果就是成功地让老师填表格填得叫苦连连?但如果对照一下台湾的现况,即使在「十二年国教」改革正式实施后,「考试」在台湾中等教育阶段的重要性,仍然佔有比澳门高得多的分量,而且题型照样是最为填鸭的选择题为主。升学考试导向的教学压力,不论台澳都是如此,所以问题的核心应该是,如何在考试导向的前提之下,儘可能让学生从中文堂带走更多东西?

因为有升学考试导向的前提,所以教材选文不能改(例如台湾联招试指定的範文)、书本内容不能变(例如考试常考文言虚词,你不能完全丢掉不教);但在这既定框架之内,应该还存在着不少可以调整的弹性空间。要让这弹性空间发挥出价值,首先要确认的是,到底老师要运用这弹性空间来实现怎幺样的(升学目标以外的)教学目标?年轻一辈间流行的答案可能是「批判性思考」,这自然是相当重要,能做到固然好,只是问题在于,要从现有的教材和範文里,调配出有助于「批判性思考」的药方,难免有点强中文科所难。对于上面这个问题,笔者个人提供的答案是:「论述能力」,以及「感受能力」。前者应该比较容易理解,需要补充的是,现今社群网站当道,各式议题都可以在这平台上呈现、对话甚至争论,这已成为年轻人参与公民社会的最重要渠道,但也正因为如此,需要以简炼文字表达自己观点立场和回应别人意见的机会,比以往更常出现,「把一个意见用最少量的文字好好表达清楚」这个能力的重要性,也因而变得极为突出。当我们还在练习那些叙述文、抒情文、描写文的时候,相对来说却忽略了「论述能力」的培养,甚至不少人到了大学毕业还无法好好论述一件事,不能不说这是中文教育侧重于非议论文书写的遗憾。至于「感受能力」,表面看来更为遥远「离地」,但实际上,这恐怕才是让学生觉得中文堂不只是背背背那幺无聊乏味的关键。那些教材上的课文,除了跟学生的考试成绩有关之外,还可以怎样跟他们产生具体的连接?要让他们不抗拒课文、不排斥阅读,更重要的应该是,让学生在中文课里接触到的文章,能使他们联想到切身的经验和情感,使他们能从情意上认同、接收课文里的讯息。更「离地」地说,在中文科里培养「感受能力」,目标是让学生成为「有温度」的人,而这是一切人文精神的前提。这虽然看起来很遥不可及,但如果我们读小说会被打动、看电影会觉得心有同感,那幺在课堂上面对的这些文章,应该不至于只能教得味同嚼蜡。当中的关键也许只是,老师和同学在拿着这些文章的时候,是抱着甚幺样的目的和心态而已。

笔者不在教学现场,无法提供甚幺教学经验和具体方法,以上所说的,也不过是一些可能的思考方向而已。但正如我们在脸书上成立的「国文课≠课文国」活动专页,刊出的文章亦无非为了引起教学工作者以至非教学工作者的反思。真正的目标其实是很基本的:能不能让学生不再觉得中文堂是无聊和无用的?只是跟台湾相比,澳门的这条路似乎还更遥远。

不律

框框外的中文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