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别对中共领导人心存幻想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1-27

中外很多人对中共新领导班子抱有乐观的幻想,期待他们能实施政治改革,让中国走上真正的现代化之路。但专家分析,这样的期望十分不切实际,从历史的轨迹,就可以充分证明。

编译 ◎ 李清怡

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中国现代史专家华志坚(Jeffrey Wasserstrom)教授(着有《21世纪的中国》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What Everyone Needs to Know一书)近日在《时代杂誌》撰文称,当中共新领导人上台时,人们抱有幻想,以为中国会开始政治改革,治理官场腐败,然而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这种乐观并无实际的根据。

改革?专制?中国形势诡异

对于研究70年代邓小平执政后中共政治形势的人们而言,近期阅读中国的新闻真的会感到晕头转向。可能这个星期还被大量的消息所冲击──从高速铁路到经济增长率等都显示现代的中国与邓小平改革初期显着的不同,下一个星期又会感受到类似的强烈震撼:一个接着一个的头条新闻,包括棘手的腐败问题、瓜农之死、绝望的请愿者为引人关注在北京机场自我引爆,这些熟悉的场景其实又跟以往并没有什幺不同。

近日形势尤其变得两极,显得十分诡异。

首先,皮尤全球态度项目(Pew Global Attitudes Project)调查全球有多少人认为中国已经成为或者很快将成为领导全球的超级大国。其实,早在四年前,就有近乎三分之一(33%)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已经或者即将成为引领世界的大国。而如今,几乎一半人(47%)持相同观点。在英国,认同这一说法的人数比例从2009年的49%上升到2013年的66%。

然而,从另一方面来看,中国又有各式各样的消息,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倡导民权与法制的温和派人物及反腐举报人许志永被拘捕。

政治专权并无任何改变

当邓小平接管政权时,中国刚刚经历了十年文革(1966~1976年)的动荡,步履蹒跚,不只是邓小平把中国实现现代化作为头等大事,就连很多美国人也都希望他能神速成功。当时,美国人最大的担忧是,脆弱的中国不能够餵饱自己,另外,不稳定的政局可能使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成为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同时,西方社会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期望中国的经济发展能够带来民主意识的觉醒,尤其是当年那些对此确信无疑的人,认为邓小平所将进行是一场彻底的革新,而不仅仅是经济转型。

许志永的案例证明,中国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而且也没有转型。许志永近期被捕的报导,内容上与他几年前被捕时的报导几无二致,而几年前还是胡锦涛当政,不是习近平。一些人认为,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加开明或对异议人士更加宽容,这种想法未免过于乐观。评论人士还注意到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事实,那就是:这边反腐人士被捕,那边习近平则大谈遏止腐败。然而事态的发展更加令人沮丧,继许被捕后,试图为其辩护的律师刘卫国也被抓捕。

这不仅仅是一次令人沮丧的打压重演,而且再一次用事实击碎了对习近平的幻想。当年胡锦涛上台时,人们也曾对他抱有同样的幻想,以为他会比前任江泽民对异议声音更为宽容,更有决心治理官场腐败,然而,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证明,这种乐观并无根据。

同样的情形也曾发生在邓小平执政时期,而且更加令人刻骨铭心。那时人们幻想邓小平能够还中国以自由,对他寄予的期望远远大于胡锦涛或习近平。1989年,学生发起了一场呼吁终结腐败的请愿。然而,一场残暴的六四大屠杀将学生运动镇压下去,也将人们对邓小平的幻想彻底击碎。

读到中国新闻时,华志坚教授说:「我想到的不只是这个国家发生了多大变化。诚然,中国在诸多方面与过去已经大不相同,但是,许志永的被捕,人们对习近平推动中国政治改革的潜力日益怀疑的态度,都令我回想起上世纪70年代以来看过的中国新闻。」

中共新班子是在迴避而不是改革

裴敏欣(Minxin Pei)是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教授,也是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兼任高级研究员,他在最近的博文中认为,中共新领导人在逃避风险而不是在改革。

自从去年11月中共新一届领导上任后,到目前为止,习近平唯一「大胆运用权力」的似乎就是反腐动作。他发起了表面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出台了一系列法规,遏止党员和政府官员铺张浪费、公款吃喝。儘管习近平的动作受到称讚,但究竟能持续多久仍令人怀疑。新领导班子刻意迴避实行有效的体制改革,诸如推动法制、公开党员及政府官员个人家庭财产、强化司法系统功能、给予媒体更多评论政府过失的自由等。

这些政治规避似乎是新一届领导当前的策略。所以他们上任后,立刻宣布致力改革。但是为了消除保守派的恐惧,他们限制新闻自由,缓和措辞,警告不许重覆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错误」──戈尔巴乔夫解体苏联的政治改革被中共批评为一种错误。

中共新领导人依赖一小部分上层势力的支持,对于他们而言,这些政治规避的做法看起来也许是精明的政治手段。也许他们只是等待时机出手,但是,同样地,也可能他们只是想矇混过关。问题是,无论是对于中国还是世界而言,都无法再用矇混过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了。经济增长日渐缓慢,需要迅速果断的行动。同时,还必须得应付与时俱进的发展变化,包括未来一年里可能发生的经济危机,以及人们对政治自由的强烈呼声。面对这些试炼,中国领导人将别无选择,他们必须表明他们到底代表谁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