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中国手机代工业告别黄金时代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1-18

一线代工商的倒闭背后所揭示的是中国摆脱“世界工厂”,产能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在这种需求下,中国境内的生产环境让代工产业越来越无所适从。

中国手机代工业告别黄金时代
手机代工厂一度是中国制造业里的支柱产业

中国内地媒体《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日前一篇名为《深圳又一家明星企业老板失联4,000人突然失业》的文章揭露了中国境内老牌代工商中天信电子员工遭遇欠薪情况。虽然文中许多信息与官方公布的消息有所出入,但中天信内部管理层并没有否认欠薪一事。

临近年关,制造业的欠薪情况也从中小代工商向一些大品牌的一级代工商转移。

从官网信息来看,中天信成立于2009年,公司现有职员工人数2,600人,占地面积达30,000平方米,固定资产达2亿元(1人民币元约合0.1543美元),公司股东超强健电子有限公司和中瀚科技有限公司皆为香港注册企业。

公司以ODM为主业,客户包括华为、中兴、锤子等中国大陆知名手机品牌。产品出口到欧、美、南美、中东、新加坡及我国的港、澳、台等7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产量达500万部。

同为大牌手机代工商,曾拥有辉煌的生产数额,中天信与今年年中倒闭的福昌工厂有所类似,而福昌的员工至今未讨回欠薪。

一线代工商的倒闭背后所揭示的是中国摆脱“世界工厂”,产能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在这种需求下,中国境内的生产环境让代工产业越来越无所适从。

事实上,华为、中兴、小米、锤子等中国国产手机品牌崛起曾给大陆代工商带来不少红利,前两三年,许多一线代工商通过扩大产能来满足增长的订单需求。

廉价劳动力是海外品牌在中国设厂的原因,国内品牌更是长期享受本土优势。

但从去年开始,这种优势大幅减弱,中国内地人力成本大幅上升。东莞工厂工人薪资在成倍增长,工厂面临大量劳动成本投入(一般代工厂流水线需要大量人力,少则几百动辄上千)。而这方面的成本并不能通过精减人员来减少,新一代的工人受教育程度更高,但生产效率反而不及老一代工人。在之前的接触中就有不少生产商向记者抱怨新一代工人并不如以前的吃苦耐劳。

相较来说印度等东南亚地区人工成本更为低廉,这也吸引国产品牌纷纷向东南亚人力成本较低的地方转移,投资或在当地设厂,这大大摊薄了中国内地代工商的产量。

工厂订单面临从长线到短线,从短线到加急的境况,运营成本进一步加大,而利润却不见长,长期资金压力只能依靠贷款或者拖欠工人工资以及下游供应商款项来转移。

大量品牌厂商的转移也从侧面折射出,中国内地制造业面临转型升级的重要阶段。

从发达国家的发展路径看来,“世界工厂”是经济发展的必经阶段,但低技术门槛的制造行业在经济起步之后必然要考虑转型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