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中国孩不如美国狗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1-18

三鹿奶粉门愈演愈烈,受害婴儿估计达3万人,目前已造成3名婴儿死亡。检测出来的毒奶粉涉及22种品牌,包括着名品牌伊利,蒙牛和光明。三聚氰胺再次浮出水面,让人想起一年半前的美国“毒狗粮”事件。



2007年3月起,美国各地不断发生猫狗中毒肾衰竭死亡事件。检查结果发现事件都和一家加拿大公司“Menu Food” 生产的宠物食品有关。这家宠物食品公司承受了三千万美元的损失,立即在3月16日进行了北美历史上范围最广的一次宠物食品召回。3月底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调查发现,涉嫌狗食的原料使用了从中国徐州安营生物技术开发公司和山东滨州富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进口的小麦蛋白粉和大米蛋白粉,其中含有三聚氰胺。三聚氰胺在中国又被叫做蛋白精。因为它可以用于提高食品检测中的蛋白含量。



中国的最初反应是否认,在4月初称,未发现有毒宠物食品原料出口美国、加拿大。并认为美国媒体炒作“中国食品威胁论” ,把食品安全政治化。但随着“毒狗粮”事件越闹越大,美方的压力增加,中国的食品出口下降。中国国家质检总局紧急部署对出口的宠物食品原料、奶粉、液态奶、婴幼儿米粉等12类食品进行三聚氰胺抽查并在发布调查结果。承认安营生物和滨州富田两家公司因其蛋白粉的蛋白质含量不能达到要求,在产品中添加了三聚氰胺。中国采取了紧急措施,要求各地检验检疫机构加强对所有植物源性蛋白等相关出口生产企业的检查,严格出口企业生产原料的质量控制,加强生产过程的监管和出口查验,并将所有植物蛋白类产品纳入出口法检商品目录。



显然在一年半以前中国当局就知道国内有不法商家在植物蛋白类食品中掺杂蛋白精。而且已经有能力做三聚氰胺检验,特别是检验婴儿奶粉中的三聚氰胺。但是因为对国内人民生命的不重视,这些检验只是对出口食品进行。在这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既没有制定对国内相关产品的检验标准,也没有对三聚氰胺的销售配发渠道进行控制。总之,对蛋白精在国内食品的使用上,没有任何监管措施。这些不作为导致了一年半以后的三鹿毒奶粉事件。



同样的蛋白精,发生在美国狗身上和发生在中国婴儿身上,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时间和结果。



对比加拿大公司宁肯承受三千万美元的损失,在没有确认是自己的产品导致宠物死亡的情况下,仍然在数天内决策召回狗食产品的迅速;我们看到的是三鹿集团在接到报警后长达半年时间内无动作。在查明确实是本公司产品的原因后,仍然试图掩饰,拖延了一个月才被迫进行召回。



早在2008年3月,三鹿集团就接到消费者反映婴幼儿食用三鹿婴幼儿奶粉后,出现尿液变色或尿液中有颗粒现象。5月20日和21日,一位网友在天涯社区发帖,揭露三鹿奶粉导致他女儿小便异常。三鹿集团温州地区经理以四箱新奶粉为代价,换取该网民同意删除上述帖子。6月中旬以后,三鹿又陆续接到婴幼儿患肾结石等病状去医院治疗的信息。8月1日,三鹿在婴幼儿奶粉样品中检验出三聚氰胺。8月2日下午,三鹿分别将有关情况报告给了石家庄市政府和新华区政府。并开始悄悄回收市场上的三鹿婴幼儿奶粉。8月4日至9日,三鹿的检验确认奶粉内的三聚氰胺是导致众多婴儿患有肾结石的原因,三鹿集团开始进行公关工作,掩饰事实真相。三鹿的公关公司在内部报告中提出借奥运会期间中国政府为了形象封锁负面新闻的机会屏蔽毒奶粉新闻的建议。



三鹿集团的海外股东-新西兰恒天然公司在8月初得知奶粉出现问题后,马上向中资方和河北地方政府官员要求召回三鹿集团生产的所有奶粉。不过经过一月多的努力未能奏效,中国地方官员置若罔闻,试图掩饰,不予正式召回。恒天然只好向新西兰政府和总理海伦•克拉克报告。9月5日新西兰政府得知消息后下令新西兰官员绕过地方政府,直接向中国中央政府报告此次事件,中国政府才严正对待此事。



6月30日一位翟先生在国家质检总局的留言系统里反映由三鹿奶粉导致多起婴儿肾结石,并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以便联系。7月24日,徐州儿童医院小儿泌尿外科医生冯东川在国家质检总局的留言系统里反映今年婴儿双肾结石导致肾衰的病例出奇地增多,且大多饮用三鹿奶粉,并表示希望政府部门能组织流行病学专家协助明确原因,不过也是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三鹿奶粉是国家免检产品,如果免检产品有质量问题,制造商责无旁贷,但是负责核发免检产品的政府监督机关显然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狗和婴儿无言,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痛苦。面对成万婴儿的生命健康,地方政府和国家质检总局是不作为和封锁负面消息。面对几十条猫狗的生命,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反应是迅速检测和坚决追查。在号称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里,三万婴儿的生命比不上几十只美国狗。






从SARS到毒奶粉,中国政府没有根本的改变,依然是对人民健康的轻视,依然是对负面新闻的封锁,依然是奥运形象压倒一切,依然是百般遮盖下,无奈被推到前台后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事后补救。



不仅仅是婴儿,不仅仅是奶粉,不仅仅是三鹿。如果问题出在奶源,所有的奶制品企业,所有的牛奶相关食品,包括鲜奶,酸奶,雪糕,冰淇凌等等,都会被蛋白精污染。所有的人,从婴儿到老人,都会受到毒害。政府应该立即对所有奶制品和植物蛋白食品进行检测,建立检测标准,严格监管三聚氰胺的销售配发渠道。还给公众一个放心的食品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