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CIA操纵:香港“全民投票”的美国阴影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1-15

核心提示:在港大民调的筹款纪录中,时常可见美国机构的捐款。 2004年,本港报章刊文《钟庭耀认接受美组织资助》,直指港大民调计画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操纵;2012年9月立法会选举前夕,传媒爆料,钟庭耀拿到了 由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提供数十万港元的大额捐款。在“全民投票”前夕,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忽然抵港密会香港反对派金主黎智英,带来了关切之外, 不会没有资金吧?

“占中”行动与港大民研计画联合策动的“全民投票”踉跄启动,阴谋、谎言、背叛彼此交纵。主办方卖港求荣、引狼入室,用舶来的资金、技术和人才捏造假民意,进而插入了搅乱香港的西方黑手。

举办如此大规模的网路动员行动,绝非数十万、几百万元可以运作起来,学术机构何以成为一间“富贵组织”?钟庭耀最惯用的解释,无非是“市民自愿资助”和“线民零散捐款”等名目。但这种说法很难令人信服,从以往纪录看,这些资金多来自“无名氏捐款”,他们是谁?

巨额资金从何来?

“全民投票”网站显示,现时获得的捐款为港币836,950元,包括了主办方收到的支票、银行本票和银行收据。“全民投票”专案自启动,除了召开记者会的前夜突然增加80万元,其余一年五个月的时间裏,只募集到36,950元,平均每日不足80元。可见市民和线民反应平平,但为什幺总 能得到不明来源资金的资助?

在港大民调的筹款纪录中,时常可见美国机构的捐款。2004年,本港报章刊文《钟庭耀认接受美组织资助》,直指港大民调计画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操 纵;2012年9月立法会选举前夕,传媒爆料,钟庭耀拿到了由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提供数十万港元的大额捐款。在“全民投票”前夕,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沃尔 福威茨忽然抵港密会香港反对派金主黎智英,带来了关切之外,不会没有资金吧?

技术平台谁支撑?

在“全民投票”的模拟投票和预先登记期间,主办方大倒苦水,讹称平台受到“国家级”骇客攻击?这国家恰来自西方。準确地讲,应该是“国际级”。

戴耀廷曾于6月20日午间高调宣称,有信心使网路抵挡到攻击。戴氏还表示,如果遇到问题,网路系统会即时转移到另一个服务供应商。戴耀廷的信心或许来自美驻港总领馆,后续的事实证明,另一个服务供应商确实来自美国。

这次网路动员的网路服务供应商名为“CloudFlare”,总部位于美国三藩市。一年前,斯诺登披露的一系列监听丑闻,摧毁了美国云计算的安全神话,更 使世界上70%的企业表示将调整使用“CloudFlare”等美国企业的云计算服务。而“全民投票”恰选择这间公司护航,既是出卖香港人的私隐,更是向 美国自投怀抱。

众所周知,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不被美国政府认可的互联网公司都无法站稳脚跟,军情局、国安局等部门都将其纳入监管视野,并要求其不时配合政府,协助政府 制定互联网政策。这样的局面,与MSN、Facebook、Myspace、Twitter......都非常类似。打上美国标籤的CloudFlare 注定会遇到国际社会的信任危机,德国企业开始禁用美国云计算服务,俄罗斯要封杀CloudFlare。选择CloudFlare作为服务商的,前有菲律宾 政府网站,今有香港“全民投票”网站,两者图的是什幺?

公开资料显示,“全民投票”和“占中行动”筹款不足500万元。据此,两者必定无力承担“CloudFlare”的服务费用。“CloudFlare”会提供无偿和贴身服务吗?

技术人才藏哪里?

港大民研的研究队员只有区区十九人,科研人员更是稀少。从以往实践看,马晋彦先生领衔的微型科技团队,充其量只能建构简单的电脑程式,无力承担更高级别的程式研发与安全维护等使命。马先生也坦言,组织了资讯科技专家组成顾问团队。笔者相信,这些团队的背后,仍然还有大量週边技术人才,他们或许就在太平洋的东岸,而此时此刻或在香港承担贴身服务,或在Twitter上出谋划策与亲力亲为。

“占中三子”和港大民研不避嫌、不遮羞,及其无赖、无耻与无理的做法,公然引进外部势力在港上演网路造假,难道只是源自“心魔”?不!公众需“学精”,不忽略背后的博弈与私利,还有个大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