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胡温强风已过 地方狮子抬头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12-28

【9月28日讯】中国正在失控,原因不是共产党管不住老百姓,而是共产党管不住共产党,也就是说,共产党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分化,其中以中央与地方刊益的分化最为严重。胡温新政一开始很有气势,地方诸侯没有人敢跳出来抗衡中央。但是,胡温不过是强风过境,再大的声势,也难以持久,而地方实力派是地界上的狮子,不会离开自己的地盘。面对强风,狮子可以低头,表面上看,狮子的毛髮被强风吹顺了,但狮子毫髮无伤,强风过后,狮子一吼,当地的群兽不能不服。这就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现在,胡温强风已到了强弩之末,可以预期,地方狮子将迅速抬头,加强对自己地盘的控制,胡温要治理国家就不能不向他们妥协,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其实是风有风路,狮有狮道,基木上是一种中央与地方利益集团的相互默契,大家都按牌理出牌。古往今来,从来是中央权威要面子,地方实力派要里子,如此,胡温得虚名,地方佔实利,应该是大势所趋。其实,这并不是什幺新现象,晚清时期就是如此。一旦中央权威被削弱,地方实力派起来自保、维持秩序,似乎顺理成章。但问题是,接下来狮子与狮子之间会起冲突,军阀割据,挟天子号令诸侯,这些事情,史书不绝。

中国会不会逐渐重蹈「割据」的历史呢?有些苗头值得注意。首先,中国虽然还没有政治割据、军事割据,但已经形成了市场割据、利益割据的形势。事实上,地方狮子抗衡胡温已经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经济宏观调控时期,地方实力派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搞到最后,经济根本无法降温。第二个阶段是目前的经济秩序的治理与整顿,中央以「安全生产」、「经济效益」、「统筹规划」等名目把手伸向地方,包括像陕西小油田,广东小煤矿的整顿等。在这一轮交手中,一个新现象是,地方实力派把问题搞得很僵,不是把问题解决在基层,而是把矛盾往上交。因此,陕西、广东的武装冲突、民众抗议活动不断,显然是地方狮子做给中央看的。中央不是来了调查组吗?不是搞一刀切吗?现在矛盾激化了,你看着办吧。闹来闹去,最后还是要靠地方狮子出面来解决问题,否则不管中央什幺大员下来,都摆不平。这个情况与晚清又非常相似。

晚清政府对付地方的卖力派是两手策略,一方面是拉拢,如提拔你到北京来做官,一方面是打击、掺沙子,如派亲信到地方去做官,此外还有地方官迴避、轮调等制度,这些方法共产党都採用了,但效果有限。因为,久而久之,到北京做官的吸引力越来越小,空降干部越来越在地方上玩不转,而迴避、轮调制度根本就没有办法破解地方利益、官商勾结的盘根错节。晚清的悲剧又在现代中国上演。

接下来,胡温权威将会进一步降低,这与胡温个人能力没有关係,中国毕竟太大了,情况太複杂。地方狮子看中央,不过是银样蜡枪头,不错,这几年胡温把这枪耍得有模有样,但还是伤不着地方狮子。其实,美国建国之初也面临割据的问题,而破解割据的利器,无非有三:一、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力量,这是天时;二、统一市场的力量,这是地利;三、法制清明,这是人和。然而在这三个方面,胡温乏善可陈。胡锦涛一上来就把矛头指向知识分子,中宣部大发淫威,压抑他们求新求变的要求,一大败笔,导致胡温失去「天时」。此外,胡温过于迷信官僚体系,动辄用行政手段处理市场的问题,这正中地方狮子的下怀,加强了他们的权力基础,而胡温则失去了「地利」条件。再者,依法治国,有名无实,司法腐败,愈演愈烈,再加上胡温政策出台势必不断得罪人,故「人和」的条件也在迅速流失。胡温新政走到今天,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地方狮子能不乘虚而入吗?

转自2005年9月动向杂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