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会员

政党差劲 (邹景雯)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08-04

政党差劲 (邹景雯) 国民党台中市长参选人卢秀燕领衔的反空汙公投案,日前被爆出连署造假问题,民进党立伟黄国书(中)、郑运鹏(左)、周春米(右)昨痛批国民党可耻,吁卢公开对社会大众道歉。(记者廖振辉摄)

在台湾,公投法的立法历程,很能做为我国政党与政客民主角色的显影。这部在二○○三年完成的直接民权法律,先是以对付洪水猛兽的规格,设计出无法公投的公投法,在「双二分之一」的超高门槛下,果然,二○○四、二○○八年两次总统大选,前后一共绑的六项全国性公投,全部未能跨过投票门槛遭到否决。同时平心而论,国、民两党各自所提的公投主文内容,几乎都是「废话」,例如强化国防案等等,这些行动根本是只在参加(选举动员)、不管结果(失败后,三年不得就同一事项重行提出)的为投而投,今天拉长时间回头检视时,不得不承认当时民进党颟顸学步、国民党抗拒防堵,而条文纯属聊备一格的困窘。

十四年后,也就是去(二○一七)年,公投法进行修正,这回主要是冲着鸟笼公投而来,理当是迟来的补正,没想到在立法院的各政党竞相加码,却缺乏「因应国情」的配套,大家联手感性通过的条文,不待正式投票,现在已经问题丛生,其癥结既在立法的粗疏,更在政党的纪律行止居然没有下限。换言之,衮衮立委诸公的专业与道德都面临挑战。

十一月的地方选举,受制于「恶法亦法」,弹性因应的迴旋空间已经非常有限,基于制度的变迁必须可长可久,选后立法院必得快速检讨再修公投法的必要与迫切性,一个是成案门槛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依旧假造公民连署的程序不正当,应该设计防弊措施;另一个是公投案大量出现,如何避免影响开票作业顺畅完成的高度政治敏感问题。

有关前者,现行公投法第十条针对提案人提案,有伪造情事,仅有户政机关应予删除的规範,未来应该明订提案人的基本责任,若连署书的伪造超过一定比例、或有疑似系统性造假时,须将提案人移送法办。同时为确实查核,禁绝「被连署」,连署人应附身分证影本,提高造假门槛;当多项公投案同时进行时,地方政府查核时间可以自动延长每案十天;而中选会若有适当理由,得保留複查时间等等,都是亡羊补牢的思考。

至于第二个难题,其实二○○三年通过的版本是:中选会应于公投案公告成立一个月至六个月内举行公投,「得」与全国性选举同时举行。去年则修改为:主管机关应于公投案公告成立后一个月起至六个月内举行公投,「该期间内有全国性选举时,应与该选举同日举行」,试问:如果总统大选时有二十个公投案,是否宁愿开票开到隔天清晨,仍要硬性规定绑大选?万一发生选务纠纷,国家岂无可能陷入动荡?是否可以考虑「一併举行」,但非「同日」,而能在週六与週日分开两天投票?

立法者的天马行空,留下执行困难的烂摊子,在强调政党协商的立法院,没有一个党可以置身事外。相信也没有一个党愿意继续承担差劲的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