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台湾选举对香港带来压力和启示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10-23

【12月9日讯】(中央社记者张谦香港特稿)台湾的台北、高雄市长及市议会选举从进行期间的激情到圆满的落幕,在香港泛起了涟漪。而本地媒体一般比较关注的是台湾各政党间的胜负及对日后总统大选的影响,少有提及它对香港民主发展所带来的冲击和启示。

不过,假如你询问某些学者专家,相信他们不会回避说:台湾近几年急速发展的民主政治,以及日趋成熟的选举,香港方面是感受得到的。

事实上,相对于台湾民主政治的急速发展,香港在这方面明显滞后,以牛步方式前进。

回顾香港的民主发展,在英国殖民统治的百余年历史中,本地从未享受过自由选举。直到八十年代中共确定于一九九七年收回香港主权后,英国人在撤离前才提出代议政制,为香港立法会及地方区议会引进普选。而末代香港总督彭定康更提出极具争议性的政制改革。

但儘管如此,英国人所推行的改革,基于实际考虑,也只能算是局部的,不够全面。加上中共方面的反对,以及「九七」后「另起炉灶」,按照基本法办事,英国人临行前所推行的少许政改,也付诸东流。

「九七」后,香港一切政治运作按照基本法行事。在政制发展上,基本法规定循序原则。在这个原则的限制下,已踏入第二任的行政长官,是由一个八百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并非像中华民国总统一样,经由普选产生。

虽然行政长官董建华及部分社会人士强调选举委员会具代表生,它的成员来自香港各界,以及比起英国殖民统治时代的总督由英国政府单一任命,算是前进了一大步,但这种解释似乎并未获得全体港人认同。其中民主派就以「小圈子」来形容这种选举方式。

与港英政府年代比较,立法会的选举的确有所进步,引入了民主因素。譬如目前六十个议席中,二十四席由分区直选产生。此外,三十个议席也由各行各业的功能团体成员选举产生,具有一定民意基础。

功能界议员本身也认为,他们代表某种行业的声音,是具有民意基础的。

不过,民主派人士还是不满意这种组合。在他们看来,只有全面开放六十个议席由普选产生,才称得上是民主选举。

在具体运作上,行政长官基本上拥有与殖民时代港督一样的权力,即使立法会增加了直选议席,对监督行政长官的权力也十分有限。对于立法会本身而言,由于全部议员并非普选产生,且即使当选的最大党也没有执政机会,因此,不但未能像台湾一样出现政党轮替,也未能孕育出强大的政党。

香港城市大学专业进修学院高级讲师宋立功指出,目前的选举制度限制了政党的发展,也因此影响了民众对政党的期待。与台湾比较,香港的政党由于无法执政,以致选民对政党有疏离感。

这位教授公共行政的学者认为,这种滞后性难免会令港人把香港与刚结束的北、高市长选举做出比较,从而对香港的政府官员及政党人物构成一定压力。

他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指出,港人透过媒体看到这次选举过程,相信会反思自身的民主发展。他们会想:既然香港是一个合理的公民社会,经过公众的讨论,为何不可以像台湾一样进行普选。

而宋立功认为,二零零七年将会是讨论推行各种民主改革的契机。

对于民间各种民主诉求,香港当局至今的答案是依照基本法辨事。而基本法除了规定零七年以前行政长官及立法会议员的产生办法外,并未订定以后的去向。它大致规定零七年以后应否改变行政长官及立法会议员的选举及产生方式,须经由立法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请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

为此,外界认为零七年将会是香港政制发展的重要时刻,届时民主派人士必定会提出行政长官及议员经由普选产生的要求。但不能忽视的是,无论港人讨论出甚幺样的结果,都需要立法会、行政长官及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批准。

鉴于基本法对香港民主政治发展规定得这幺严格,难怪本地的民主派及一些西方媒体,都批评基本法所规定的是「鸟笼式」民主。而台湾民主政治的日益成熟,更加凸显这种「鸟笼式」民主的滞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