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王金丁:在祥和的社会里安养天年

作者: 来源:未知 2019-10-05

【10月26日讯】某报纸副刊曾经刊登一则短篇小说,写到一群都市退休的老人,每天结伴搭捷运车一起去医院挂号、看门诊,只是为了拿维他命丸、吹吹冷气,消磨时间。一天,这群赶着去医院「上班」的老人又坐在车里,有人发现少了1个人,就问:「老王今天怎幺没来?」有一个人回答说:「老王生病了。」这虽然是嘲讽浪费医疗资源的小说,其实,故事的背后隐藏的老人照护的问题,却发人深思。

又逢黄曆9月9日重阳敬老的节日,敬老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每到重阳节全国各县市乡镇长,多会赠送每家每户的老人家纪念品,当老人抱着里长送来的纪念品时,会珍惜的数说着:今年送的是热水瓶,去年是电暖炉,前年更好,是1件大棉袄。老人喜形于色,他们感受到了关心。

重阳节前夕,各地政府也会相继举办各项敬老活动。几天前,嘉义市就拉开了活动的序幕,在提供给老人活动学习的场所「长青园」户外广场,让老人自己彩绘风筝,儿子孙子陪着在蓝天下把风筝放上了天空,老人笑得像孩子的脸孔一样。另外还有儿童舞蹈表演、陶笛演奏、管弦乐团演奏,还邀请了某某知名的四重唱合唱团,要让老人过一个快乐的重阳节。

居住在台中市的林老先生已经七十几岁了,跟儿子住一起,身体还蛮硬朗,只是脚骨骼功能退化,每天儿子上班以后,就由印尼女佣推着轮椅到邻近的公园溜跶,他喜欢在人工湖边看几只鸭子在水上游泳,在这里还可以碰到几位老同伴,大家坐在轮椅上聊天,也有几位不坐轮椅的,由着外国女佣搀扶着手臂在公园里逛,老远看到大家时,会呼唤着拐过来,林老先生喜欢这种热络的气氛,大伙凑在一起,话匣子一打开,就过去了半个早上。他对这样的生活,还感觉蛮惬意,因为在这群同伴谈话间,会偶尔说起谁谁被送进安养院的辛酸,这时,林老先生心里庆幸,儿子仍然让他留在家里,不过他还是时常想起以前父亲老年时,悠游在弥漫情感的邻里间,或是到庙前跟朋友下棋聊天的闲情逸致。

台湾近年兴起了许多老人照护机构,云林县古坑乡华山上有1家安养院,那是1个清静的安养地方,李先生住进这里已经有三年多,人事、环境都习惯了。每个月初,他会坐着院里的车子到山下的斗六市农会让职员整理他的存摺,看看这个月政府给他的4千块老人年金入帐了没有,其实,他是想借这个时候看看自己生活了半辈子的街道,看看街道上热闹的景象,顺便买一些时兴水果回去请安养院的朋友吃,开车送他下山的工作人员了解,李先生已经跟安养院的环境融合在一起了。

台湾几十年来发展经济,人民生活水準提高了,经济结构改变了,社会结构也跟着改变,加上少子化的因素,使人口结构急速趋向老化,因此,产生了老人问题。由于台湾是民主自由国家,或许因为政党竞争,使得政府开始重视老人问题,老人福利的政策在民国69年也有了立法,并在86年至今经多次修正,使老人福利政策更趋完善。

这一天,居住嘉义市公明路巷弄里的1位老人牙齿痛了,进到了公明路1家牙医院里,那位牙医师看了他的牙齿后认为须要装假牙,告诉他装假牙要好几万元,假如符合中低收入户条件可以向市政府申请补助,老人听了后高兴的走出来,假牙还没装,感觉也不那幺痛了。

从这些例子来看,台湾近年来对于老人福利、安养已经相当重视了,有60年历史的私立嘉义博爱仁爱之家苏仲义主任表示,「政府推动的老人福利政策,从大温暖法案到目前的长期照顾10年计画等,都已将照顾老人的服务流程规划的很详细,但因为目前经济不景气,须要依赖政府补助的家庭越来越多,像是子女长期失业或是因为家庭问题,而父母又须要接受照顾,这时就须要政府介入。」

苏仲义主任指出:「传统文化思想都是三代同堂的观念,一般都是因为父母罹患疾病,子女无法照顾,或是双薪家庭,子女不在家,为了父母亲的安全及三餐照顾的问题,才会送到照护机构来居住的。」

当然,短期内不可能再回到三代同堂的时代,但我们希望老人们不是只到医院吹冷气、拿维他命,希望能够提供他们有益身心的休闲活动;长期目标,我们更希望能建立一个富而有德的社会,让老人们不管与子女一起生活,或是住到安养中心的「大家庭」里,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让他们在祥和的氛围里安养天年。

如此,则庶几近乎「礼运大同篇」里讲述的「老有所终」的理想境界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