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圣贤之源:中纪委的反腐败看不懂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23

今天多个媒体报道日本安倍内阁晒个人财产,副首相麻生太郎最富有,个人资产达4.9127亿日元(约合418.3万美元),首相安倍个人资产是1.0528亿日元(89.7万美元),内阁最穷的是有村治子,个人资产仅为125万日元(1.06万美元),摺合中国大陆的人民币是66000元。看到这消息后,不免会想到反腐和公开官员财产的事。

先说反腐。在最近两年多时间里,打老虎被高调报道,今天挖出这个明天挖出那个,四川、江西、吉林、山西等省都曾经被媒体形容为反腐重灾区。但是,人们看到这些反腐行动之余,媒体又经常报道这个或那个官员顶风作案,吃喝照常、官员包养情人照样、官员强奸女下属依然在持续发生。。。。。。于是大众必定会去问:这反腐败到底是怎幺?都说老虎苍蝇一起打,怎幺起不到什幺效果,官员们还是继续在我行我素呢?直观上说,反腐重灾区的问题,往往是人所共知的原因,就是牵涉到周、徐等人的,因为〝倾覆之下〞,所以他们被连根拔起,是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样的反腐败,追责是有限定的,圈子之外的人基本安稳,所以那些圈子外的官员当然就依然保持原来的面貌,没把反腐放在眼里,至少没有任何畏惧感,也就敢继续保持原来的个性,吃喝现象、包养情人现象等腐败问题才继续时常被媒体披露。

再一个就是官员财产公开与反腐的关系问题了。按照媒体宣传的反腐败力度,经过两年多的强力反腐,本来治标应该要取得很大的突破,进展也应该是节节推进。若是重温2013年元月时王岐山先生提出的治标为治本赢取时间,那现在的反腐该有起到治标的效果,否则就无法理解什幺时候开启治本,人们会问是不是治标一直继续着,就像摸着石头过河一样不打算上岸。本来,在2012年十八大闭幕不久,媒体就传出新人王岐山召集人员开会,讨论反腐败的事,在会议上有人提出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应时代潮流,要求官员公开个人的财产,让国民参与监督官员。奈何有开头没有结尾,两年多来,我们看到一些公民要求公开财产被政治牵累,并且至今深陷其中。公开官员财产很难推进,到底是什幺人在阻扰,又是否在直接影响反腐,这些问题其实不需要回答,大多数国民心中是有数的。在这两年多里,打老虎虽然拔出一堆腐败官员,但总体上看来都是内部的事,大众基本没有参与权,普通国民举报官员的路子缩小了很多,而且不能参与到反腐角色的大众还要被消费到高歌赞美反腐浪潮中。

公开官员财产有困难,举报官员有难度,赞美反腐大行其道,这反腐败就出现了特色现象。这种现象如同计划经济时代,工厂在生产,生活所需品却短缺,GDP却在持续上涨。按照这样的反腐败动作,人们是有理由发生自己的困惑之声:这反腐治标什幺时候结束?治本什幺时候开启?怎幺才算反腐败赢了?甚至人们会问周永康、徐才厚是腐败被打出来的吗?反腐败规矩或路径依赖还在继续前进,官员或党官腐败没有实质改观,以这样的反腐结果看,治标是很难有突破了,而治本的飞跃就更难到来。

当然,在反腐败报道成绩的时候,我们还应该不忘记一个现象,也就是最近媒体开始讲的高薪养廉问题和公务员加工资问题。我们都知道,中国大陆的官员腐败极其严重,是世界所罕见的。针对如此严重的腐败,早在朱镕基誓言抬棺材反腐的时候,就有人站出来说应该学习香港,实验一下廉政公署,那时候建立了反贪局,但我们很快发现反腐败的机构成为了新的腐败机构,廉政根本就建立不来。彼时,还有人提出学习俄国普京,推行高薪养廉,让公务员都生活在无忧无虑的优质生活环境中,他们就会自觉抵制腐败。为了做好这个事,公务员的工资隔年或隔几年又增加一次。可是,公务员工资一再增加,公务员的腐败却长期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是腐败越来越多、腐败官员的贪腐数额越来越大。比如,2014年查徐才厚时,现场办案人员查抄徐家现金一吨多;再入河北某科级干部查出家里藏现金1.2亿。

应该说,朱镕基时期推动的官员高薪不可谓不高,如今的公务员,大多坐拥富足的资产,很多套房子,甚至传出国企高管年薪有高达一年千万余的,但高薪养着他们却起不到养廉的效果,反而更加让官员们更加容易腐败。就是这样的形势,我们在2015年却几次看到呼吁高薪或给公务员涨工资。试问,以现在这样给官员(公务员)增加工资、福利的做法,是不是表明下一个五年的贪官会比现在更严重?

公开官员财产推进不了,增加官员工资却非常容易;国民监督官员不容易,搞实名制限制监督却出台;国民大众工资收入没提升,高薪养廉却经常叫喊。。。。。一正一反,以如此形式反腐,真是看不懂反腐败的举动,也不无法预知五年任期结束时的腐败形势会怎样。至于高谈阔论的不敢腐败、不能腐败和不想腐败,就更不知是什幺个情况了。

Email订阅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