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中共推简体字原为扫盲 香港如效法势开文化大倒车广雅仁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17

中共推简体字原为扫盲 香港如效法势开文化大倒车广雅仁

教育局月前骤然发表《更新中国语文教育学习领域课程》谘询文件,提出要学生学习简体字,在当前中港矛盾日深下,近日触发的社会反弹终于全面发酵,尤其令不少港人担心,梁振英政府此举,是否準备令香港继文化及政治逐步大陆化后,连教育都要大陆化。

关于繁体字及简体字的优劣,社会上已经有不少讨论,「亲(亲)不见,爱(爱)无心, 产(产)不生,厂(厂)空空, 麵(面)无麦,运(运)无车, 导(导)无道,儿(儿)无首」的口诀,更一度在网络上流行,以证明正体汉字简化的背后,是对传统中国文化的抛弃。

中共建政后全面扫盲

事实上,改革汉字运动在中国历史各阶段都在进行,过程中汉字早在不断简化。其间,曾有称为「俗体字」的简化汉字首次在南北朝出现,但因为被当时的学者摒弃,故没有沿用下去。其后一直到近代新文化运动,在全面西化风潮下,再有人建议要将汉字简化;但汉字真正实行全面简化,就要到中共建政后才成事。

查在中共正式建政前,民国政府因为长年的战争(八年抗日战争及三年多的国共内战),难以推动普及教育,导致中共建政之时,社会文盲率高达八成。时任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为了在短期内大幅增加市民的认字率,故在国内全面推行繁体简化政策;可以说,繁体简化最本质的目的,其实是为「扫盲」。

根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指出,毛泽东自青年时代,就对文字改革产生兴趣,抗战期间更一度支持在全国推行「拉丁化新文字运动」(即以拉丁字母代替汉字书写)。毛泽东的理据是,由于汉字不是表音文字,所以野蛮落后,而且汉字难学难写难认,是普及教育的障碍,而拼音文字只需要记住几十个字母,学习起来容易得多。

但汉字简化的过程,就算在中共一党专政下,也并非一蹴而就。中国国务院先于1956年正式通过「汉字简化方案」,1977年又公布「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但因为字形过于简单且混乱,试用八年后被废除。1986年当局又重新发表「简化字总表」,共有2235个简化字,当中「规範」的简体字沿用至今(2013年国务院又对附表作微调)。

繁体简化削弱汉字规範性

虽则繁体简化政策,确有助及早提高全中国民众认字率,减少文盲,但同时亦在新一代和传统正体汉字之间,划上一条无形的鸿沟,甚至令国人跟中国古文等传统文化载体产生距离感。繁体简化的结果,亦令正体汉字失去原本的严谨性,令汉字在日常运用中产生混乱。大陆网络上曾有过有趣的讨论,用几句说话讨论简体字及繁体字的差异:「发:周润发剪头发。(周润发剪头髮。)、 余:余皆不过问。(余皆不过问。); 松:轻松爬松树。(轻鬆爬松树。)沈:沈先生住在沈阳。(沈先生住在瀋阳。」从以上的例子可见,部分汉字经过简化或合併后,容易混淆文字原本的含义,令句子产生歧义。

当初中共为了扫盲,退而求其次推行繁体简化,却随其后经济不断发展,逐步蜕变成为一项政治策略;在中共南端一直坚持传统使用正体汉字的香港,现今却因梁振英政府的举措,竟将大陆当初的扫盲政策,试图有意无意间引入官方正规课程,岂不令港人忧心会开文化的大倒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