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中共官场现形记(1)中国富豪之上榜和下狱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17

《福布斯》杂志只是公布了浮出台面的中国富豪,而在中国大陆还有很多浮不上台面的太子党富豪,还比这些公开的富豪暴富得更快。在中国历史长河中,中国的商人都不曾遇到过这样一个可以肆无忌惮的靠着手腕,靠着贿络,靠着种种见不得人和见不得人的招数,积聚财富的时代。

1999年当《福布斯》杂志首次公布中国大陆“一百富豪排行榜”时,排名前50位的富豪人均资产近600万美元,但这足以令所有国人瞠舌。到了2003年,前50名富豪的人均资产已经跃升到16.8亿元,2006年胡润百富榜上人均9.7亿美元,2007年胡润百富榜上就跃升到36.1亿美元。中国富豪财富积累之快,数额之巨令人惊叹。

仔细分析这些富豪们的发展脉络,可以说他们的发迹与衰败都有着深刻的时代烙印。中国富豪们二十多年时间积累了数十亿的资产,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的。

大陆的少数社会监管部门,包括中共政策的制定者,使社会的公共财富迅速转化成为个人财富。在这场财富转移的过程中,有些人可以透过关系无偿就可以得到大片土地开发;有些人根本没钱,但可以通过各种关系将收购的国有资产作为事先合约抵押给银行,然后由银行给出现金流转给非收购企业的所有者,而收购者本人一分不出,他们不承担任何风险,空手套白狼,赚取暴利。

金钱权力交易、金钱色情交易,权力色情交易,坐地分赃,弹冠相庆。成功的,一夜之间就成为富豪,聚集大量的资本财富,所谓“成王败寇”,富豪们赖以起家的灰色地带也是他们落马倒下的黑色地带。到中共内斗爆发时,一窝窝贪腐案爆发,一串串案件彼此相连,一场场法庭审理和官司。

我们分析问题富豪们牢狱之炼,你会发现几乎所有问题富豪的背后都相伴着问题官员,每有富豪翻船必有官员落马。问题富豪加上问题官员,就成了贪污的案件,几乎成了商场与官场生态方程式,政府官员与问题富豪结成了利益同盟,问题富豪又寻求黑道保护,权力金钱交易,官商黑社会一体,在许多地方,政府官员已成富豪们看家护院的兵丁,他们在共同利益的诱惑下,掠夺式的积累财富,胆大妄为到了
令人胆寒的地步。巨贪杨秀珠在任温州市副市长、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期间,廉价批租土地,收售富豪贿赂数千万之巨;从厦门“远华案”开始,中国的官场上倒下无数高官:王宝森、胡常青、成克杰、李嘉廷、陈良宇、王怀中、丛福奎、邱晓华等。

中国当今富豪暴富的手段,有人认为有四种:一是走私富豪,中国沿海一带,从广东、福建、山东等地,上自80年代以来涌现出大量走私富豪商,赖昌星只是其中的一个典型而已。“赖昌星案”牵扯到江泽民的大内总管贾廷安和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以及大量的中共党政军官员。

二是价格双轨制引出的富豪,80年代中期后,基于市场价格和计划价格之间的差异,据统计,全国有6千亿元在具体执行政策的过程中,很大一部分的差额落到了中共太子党的腰包,当时被称之为“官倒”。只要有权利弄到批件就可以变成财富,邓小平儿子邓朴方的康华公司就是一个典型。

第三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证券,太子党们依靠权力分得原始股,发了大财,通过收购一些即将上市的公司,弄到上市指标来包装上市,还有通过上市公司内部信息操纵股价,然后获取暴利,实现财富的积聚放大,这里面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

第四是土地出让,包括城市国有土地和农民的承包地,城市土地的钱权交易,导致暴富非常迅速,农村叫“圈地”,少给农民补偿,中间巨大差价就落到了地方政府少数人和房地产开发商以及仲介机构手中。1992年之后,全国到处涌现土地开发热潮,各地带着城市化、工业化、现代化的口号,大量征用土地,上海的周正毅和张荣发是其中的代表。

在这场金钱游戏当中,你能找出一个从未与贪官结盟的问题富商吗?不能!他们在租赁权力的过程中,让大批官员加入利益同盟,以使非法手段合法化、安全化,富豪们看破了中共官员贪恋财色的本性,于是他们下更大的赌注,拿下一个又一个官员。

赖昌星1999年出逃时,时年41岁;“中国首富”黄光裕落马时时年39岁,这也许是巧合,中国倒下的富豪,大多数倒在40岁左右;沈阳欧亚实业公司董事长杨斌事发时39岁,曾以身价9亿美元列位《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海农凯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正毅,事发时42岁。

曾辉煌一时的“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曾找人算命,算命的大师告诉他:你一生大起大落,40岁时将会倾家荡产。唐万新听完哈哈大笑。没有想到的是他后来在2004年被捕入狱时,正是40岁生日之前,40岁左右。这些中国风云一时的富豪们就走完了资本财富从零到亿万家当,再到没落的整个过程。

赖昌星,从一个小小的铁工厂白手起家,十多年间,“远华帝国”达数百亿财富;黄光裕,4000元起家,20年间成立起百亿元帝国,成中国首富;唐万新,从小小彩印店起步,做出了股票大王;周正毅,从卖馄饨起家,做成上海首富。

本色集团董事长吴英,更是中国民间资本流动的扭曲型态的典型,26岁就拥有38亿资产,2007年2月被警方刑事居留,罪名是“非法集资”,暴富的过程只有4个月。这样的财富故事似乎只能发生在中国大陆。

一位年仅26岁,富态、皮肤白湛、开着宝马车的女人,突然出现在浙江东阳市人的视野里。其实严格说来,她只用了3个月,3个月里她先是买下了东阳市翰林街的一百多间铺位,随后注册12家实业公司,成立本色集团,自任董事长,其业务遍及商贸城、汽车服务、网吧、建材城、酒店、咖啡馆,一共七百多家店铺,她的产业几乎占领了东阳县的黄金街道。

3个月内,她不但攻城掠地,还给慈善事业捐款630万元,成为了胡润慈善排行榜不多见的女性人物,这时大家开始注意起了这位26岁,传说中拥有38亿资产的女人。事实上在2005年本色集团成立前,她只是一位在东阳市经营俱乐部、美容院、足浴堂的女老板,只拥有千万资产,突然间就成了身价数十亿的富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最终成为拘捕她的理由。

不过在很多人眼里,她更像民间资金的代理投资人,她的落马真实的原因是否是挡住了哪一位太子党的财路呢?

这些问题富豪出现时都是一贫如洗,却在极短的时间完成了国外资本家需要几十年,甚至几代人打拼才能完成的原始积累,这就是中共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中共太子党的原始积累,恐怕不是这些落马富豪可以项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