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读者投稿孤儿婚姻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11

读者投稿孤儿婚姻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从前,有一个孤儿,刚出生就被养父养育,到17岁的时候,他已经出落得雄姿英发,这时,他被交回「亲生父母」手中。「亲生父母」是个新发财,每天给很多钱孤儿,只是对孤儿的生活管制一天比一天严厉。孤儿长大了,一直和一个从小认识的温柔贤淑的可人儿做朋友,慢慢的,他们开始谈恋爱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孤儿和女朋友的感情愈来愈融洽,而亲生父母却一天比一天讨厌可人儿,觉得可人儿早晚一天会把孤儿从他们手中抢走,令孤儿不再听他们的命令。孤儿到了适婚年龄,提出要和可人儿结婚,但亲生父母极力反对,他们互相的矛盾愈来愈激烈,孤儿提醒亲生父母,养父把孤儿交给亲生父母前,亲生父母承诺过,到了适婚年龄时,父母会让孤儿自由选择对象的。父母的回答孤儿,不让你结婚,是因为你不够成熟,是要让的多点时间準备,真正找一个合适的对象,而且,你以前在养父家中也没有争取过恋爱和婚姻自由,现在来争取,也太不合理了。

终于有一天,经过无数的争论,亲生父母提出了一个方案。他们说,要结婚也可以,我们现在给你找了一个女生,你和她结婚去吧!孤儿一看那女生,的确是样貌标緻,身材婀娜多姿,只是,当孤儿定晴看清时,却发现那竟然是一个充气娃娃!孤儿很生气,说充气娃娃是一个假人,不是真正的人,他接受不了和一个充气娃娃假人结婚,他爱的是他的可人儿女朋友,要和可人儿结婚。亲生父母告诉他,你不是说要结婚吗?现在我们连对象都给你找来了,还有什幺不满意的呢?就算不满意,也应该先跟充气娃娃结婚,以后的路很长,还可以再跟充气娃娃离婚再找对象呢!

于是,极端气愤的孤儿终于和亲生父母真正的大吵起来了,孤儿开始堵塞他们家的走廊。除了之前几次面红耳热的争论,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亲生父母认为孤儿和他们大吵大闹和堵塞,会影响自己和邻居的作息,是暴徒的表现。他们叫保安动手了,进去洗衣房,拿了洗衣粉洒向孤儿的眼睛,又拿了对付色狼的防狼喷雾,对着孤儿的脸喷洒,甚至拿出防备窃匪的球棒和猎枪,希望孤儿这样会冷静下来,接受他们的方案。

邻居﹑佣人和其他兄弟姐妹都惊动了,赶来看到这一幕,都纷纷指责父母太过份了。于是,父母不管了,任由孤儿去堵塞,说了一句,现在不一定要和你吵这事,就返回房中睡觉了。而儿子,则在邻居的支持,和佣人及兄弟姐妹的默许和忍受下,继续堵塞走廊和大声说着自己想要自由决定婚姻的要求。

事情,就发生到这里了,可是,问题还没解决呢,那怎幺办呢?虽然,父母这一次的过份反应令儿子赢得了兄弟姐妹对孤儿堵塞走廊的默许和忍受,但他们始终都是受影响的一群,只要父母和保安一天不再有过份的举动,兄弟姐妹对父母过份行动的印象和反感就会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对孤儿堵塞,令他们不便的容忍度就会下降,不满孤儿这种争取方式的反感就不停上升。而且,孤儿也会有累的一天,每天24小时不停坐在走廊,高叫我要自由婚姻,保安头子下台是不能持久的。相信只要最多2到3个礼拜,孤儿就要累跨了,就算不累倒,兄弟姐妹也会忍不住出来跟孤儿吵架,最少也很不满,想孤儿停止堵塞,改用其他方式吧。

到了这时,父母就可以出来了。他们高声对大家宣布,我们想了很久,决定让步了,我们知道充气娃娃真的是令孤儿接受不了,所以我们决定了,就让孤儿和住在西门旁父母家亲信的母夜叉结婚吧,反正这是真人了,不合适以后还可以再离婚的,还要辞退那天用防狼喷雾的保安呢。这样的话,孤儿能接受吗?相信很难接受吧,毕竟,自己做了这幺多,辛苦了这幺久,本来为的是想要婚姻自由,然后希望和可人儿结婚,但却换来一个母夜叉母老虎,虽然那是真人,但不是真正婚姻自由和可人儿。但是不接受的话,可以吗?相信在他们家的那种风气文化下,佣人和兄弟姐妹,都一定会认为:父母已经让步了,你一定要坚持婚姻自由和可人儿结婚,就是你不愿让步!你不合理,你在找麻烦!甚至你该死!到时,父母动手清场,兄弟姐妹也会出手支持的,这样孤儿的抗争对象,除了父母和保安,将会加入一众佣人和兄弟姐妹,而与兄弟姐妹为敌,相信是没有人愿意的事情吧。

其实,如果父母有足够智慧,他们甚至不用让步那幺多,给一个真人孤儿做对象。只要过一段时间,父母说出他们愿意让步,哪怕给孤儿一个会发声,有反应的电子体感娃娃,甚至于不用辞退保安,更甚至什幺都不用给,只要父母说他们愿意把孤儿叫进房间商谈,那些受影响已久的兄弟姐妹也会第一时间强烈要求孤儿停止抗争,进行让步吧,接受这一种「阶段性胜利」,以后有问题再自行跟亲生父母争取吧。

所以,时间是对亲生父母有利的。

而且 ,孤儿在抗争时,请多考虑其他人的想法和感受,世界上不只有孤儿的支持者。

至于抗争有没有一次过成功的可能,那也是肯定有的。

当然,最重要就是认清自己的目标,不是想要辞退保安,也不是要和保安对抗,更不是要让兄弟姐妹受影响,而是要争取婚姻自由!

至于手段,其实也应该确实的反思,到底,父母真正怕的是什幺?是不是把走廊堵塞这一行动,父母就会害怕呢?相信父母不会怕的。堵塞走廊,尤其是堵塞从中午开始,一直到清晨,这种方式,受影响的,最大只是兄弟姐妹下班后,要拖着疲惫的身体爬窗回房间,或是「打工仔」的手推车运输和大家的出门的交通。这样受最大影响的,只会是兄弟姐妹和「打工仔」。

但是,如果倒过来,堵塞的时间集中在早上6点到中午12点呢?第一,这是大多数人上班的繁忙时间,真正堵塞了交通要道的话,根本就没有人能上班,也没有人「有藉口」要去上班,其实你叫兄弟姐妹罢工支持基本是没可能的,但你令他们上不了班,他们口中说不,身体却会很诚实的让自己享受没有「8号风球」的「8号风球」式假日,即是他们也没有罢工的道德和工作责任,反是可以享受的假期,而客观上却造成全民罢工(呵呵,非自发的)。而这种「全民罢工」的好处有很多,例如,完全令政府运作无所适从,如礼拜五是土地拍卖截标日期,但因为「上不了班」甚或地政总署被围,没人能交标书,这种像8号风球,又不在考虑内的情况要怎幺处理呢?重新招标?又或因为中环被围,银行没人办工,很多金钱上的运作被迫停顿,经济受损,这影响就大了,这会迫使政府快速做令人满意的回应。而且,这些旁观的兄弟姐妹,相信会用他们在家吃花生的时间,一边数说:那些佔中的人真麻烦,都令我几天不能上班了(真心?这幺有责任感?),好心政府快点回应他们,让他们回家我可以上班啦(因为花生友经过礼拜日一役,都短时间内再说不出要让保安暴力清场了)。加上,众位大哥大姐,我们自己都是人吧,还是聪明的人,只有牛,才会24小时不眠不休的躺在路上不觉得累,我们是需要回家休息睡觉吃饭去厕所的,既然每日6点到12点在路上坐6个小时就能令人客观上不由自主的支持我们,为什幺我们就那幺笨,每天就为了维持平日「新世代生活」,从中午12点才走来坐到第二天清晨6点,坐18个钟,令其他人反感我们呢?

当然,如果可以,我们也需要想一想到底如何有效运用我们这30万人。经过这幺多年的失败,出卖和得过且过,相信大家都已经对组织(不管是政党﹑政团或是运动团体)完全失去希望和信心,甚至可以说是反感或极端反感,觉得组织一无是处。诚然,没有组织确实会有一些好处,最少,不会再有利益和权力的争夺,不会再有骑劫和被骑劫,每个人都只是代表自己而出来,不会再有组织去代表自己,就是也不会再有人去影响自己在这运动的任何行动,也不会再有任何组织能出卖自己,每个人的决定都是绝对自由的。但是,没有组织其实也有盲点和缺点的,固然,现在整场运动,在物资的自给自足和参与者的满意度是很好的,但是没有策划和适当的谋略,也令参与者沦于被动,保安者可以有效动用资源和人力,只在适当的时候出来予以致命一击,而参与者则只能出来,然后等待,等待着父母的答覆,失去了变化和灵活性,得到的只是对运动「成功」维持的自我满足感。甚至根据了解,其他的市民,对这场运动的感觉,其实就是一班年青人阻塞交通后的嘉年华(这是笔者的父亲,一位自称支持民主,但从没见他有实际行动的「上一代沉默的大多数」对作者转述他和他中老年朋友们的感受)。因此,组织,特别是有别于过往政党﹑政团或是运动团体的组织,其实有一定的必要性。为此,针对运动的行动需要,一个揉合行动策划和参与者意见发挥的单一运动行动联盟,被构思出来,以作参考,抛砖引玉。

行动联盟的目的是为了能更有效的发挥每一参与者的意见和更有效的进行不同行动,以发挥参与者的最大效能和利益。

1. 因此,联盟将由50人的投票代表组成,每一个代表,代表最少100个自由组合的共同行动参与者组成的行动小组进行投票,换言之,只要有最少100人组合在一起,就可以组成一个小组,授权一人成为他们的代表,去参与行动联盟。

2. 行动联盟是要确保整个联盟的所有参与者的意愿经表达后,会有最少5000人参与的一致行动,形成有一定实力的行动。所以运作模式将会是每个小组每3天可以提议一次行动(只限于行动,不可有任何组织支援上或意愿上的提议),每个提议由其代表提出,交由其他小组于3小时内自行讨论并表决,3小时内代表表决后,採用简单多数制决定整个行动联盟会否一致实行其行动,这样每个人都有权力去参与提案自己脑中构想又能有足够的行动力。

3. 表决后,代表将自行通知各小组成员结果,并组织自己小组进行该行动。当然,如果该小组不服表决结果,不愿再一致行动,可以选择不去,申请退出,一旦退出,亦可加入行动联盟的后补小组名单排在后补小组名单最后,失去表决权和提案权。而后补小组名单的第一位则会顶替其位置。

4. 每次行动每一小组必需有最少70人出席该行动,否则将被放入后补名单(问我点知有冇70人出席?而家係智能电话年代,有一样野叫「打卡」)。当然,小组也可以自行邀请更多其他人士一起参与行动,多多益善。而小组组员也可自行选择退出小组和更换代表,但每一小组成员人数必须维持在最少一百名。

5. 行动联盟亦应有一秘书处,以进行点票,统计人数,通知后补小组投票结果以便一致行动,整理小组和后补小组名单等等。

这样的行动联盟,应该可以进行比现在的「嘉年华」更多更有建设性的行动,又能反映聚合每一参与者的智慧和意见。也不怕整个组织被利益集团操纵,因为只要有人操控,其他小组可以自己退出,可以再成立类似行动联盟,不用忍受别人操控,减低山头林立的影响力。而且,已有的不管是政党﹑政团或是运动团体也可以自行成为一或多个行动小组加入,去留由人。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是,行动联盟愈做愈好,愈来愈有影响力,每个小组有超过一百人参加,而且可以呼召更多的外围参与者加入行动,可以形成过万人的行动力量。而最不济,也开了民主与行动力结合的行动组织的先河,即使最后这「第一行动联盟」因人愈来愈少而失败,也很可能是别人组织更好更完善的组织取而代之。当然,这种行动联盟模式只是初步构想,以抛砖引玉,希望能引起对组织的讨论。

最后,即使我们这场「雨伞革命」真的很完美,成功迫令父母低头了,他们愿意让步,我们又怎去决定怎幺才收货呢?始终,我们不是真的只有一个孤儿,父母只要跟一个孤儿对造就可以了,我们是千千万万个孤儿,到底最后的让步会是怎样呢?基本上,以愚之见,根据现在的发展,很大可能是几大现有「民主派政党」再被召去密室谈判,然后又再出来说,我们成功了,成功争取了2017年的提名委员会会有民选成份!好的,万岁,我们阶段性胜利了!民主万岁,几大政党可以叫我们散去了!

但!这是他娘他奶奶他妈妈的完全不能接受的结果!!!!!!

请永远记着,我们这些「不能吃苦的新世代」这幺辛苦是为了什幺!?是为了没有门槛的真普选!至于怎样确定接受这个政改方案与否,当然应该由我们和全港其他市民决定!而不是她爹她爷爷她爸爸的立法会民主派政党决定的!因此,你们「民主派政党」可以代我们进去谈,但一定要符合我们的叫价底线:关于政改,一定要进行一次全民公投,公投内容一定要包括没有门槛的可人儿普选,人大框架下的充气娃娃,和原地踏步(比梁振英连任?) 我们不是要求一定要和可人儿结婚,但最少都要有婚姻自由,由全港人决定去向,而不是由「民主派政党」(传说中的政棍。。。。。?UM。。。不是我说的,不是我说的)。当然,你共产党真的有能力在公投上动员过半数市民支持人大吹气娃娃,而香港大部份市民又真的这幺不洁身自爱主动投票要吹气娃娃,我们(起码小弟如此)也输得心服口服!可以承诺,到2046年以前,我们下一代也都长大以前,也不再就政制说任何一个不字!

若不然,只要一天没有没提名门槛的政改方案以供公投,一天我们都要坚持到底!

VIVE LA LIBERTÉ!

PS. 当然,如果行动联盟真的能够成立,而且能够茁壮成长,维持到运动最后和中共谈判,也就可以不用政党代我们去谈判,而是直接让一个或多个有很强的民主代议成份的行动联盟跟中共谈判了。而且,政党也可以加入行动联盟成为小组成员,发挥他们「应有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