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警察无缘无故逮捕你、亲人被要求强制就医,该如何自保?快大喊「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10

据报载,一名网美于返家途中,遭卫生所会同警员、两部救护车在家门口等候,并以该女和其丈夫是精神病患为由,欲将两人强制就医,双方僵持许久,叶女和丈夫「被同意」送医。但到院经医师鉴定后,即以无立即性危险让两人离去。试想,倘若这个事件,就发生在您的周遭,当您、您的亲属或是好友,突然地遭受执法人员要求于一定时间内配合其执法行为,未达成目的前,不得任意离去,此时,您会怎么处理?

可行的方法上有很多种:声嘶力竭的怒吼、释放潜藏的三宝能量「卢到底」、一哭二闹三上吊等等,我相信这些方法会随着您的抵抗,使执法人员于手段上会更加强烈。那么,是否意味着只能束手无策,完全僵住,如同羔羊受人摆布呢?

本文要传授一套「江湖救急切口」,那就是「我要见法官!」,这套切口是从2014年年初开始大力推广,亦有陆续拍成广告、影片等方式,播送于电视、网路,近期开始收到一些成效,偶尔会有「受现行犯逮捕的民众要求见法官」这类的新闻标题,姑且不论最后结果均为「法官认为警察合法执法,声请无理由」作收,至少这还是带来一些意义存在,像是当直呼「我要见法官」之后,执法者不得不谨言慎行,依法执行职务,毕竟,「执法过程」将随民众一併移送至法院接受审查。

这套切口的法源依据乃103年1月三读通过,于同年7月开始施行的〈提审法〉,当时修法最大的意义在于让「非因犯罪嫌疑而被逮捕、拘禁者」能够有声请法院审查行政机关作为的机会。

提审法究竟是什么?根据苹果日报报导是这样的:

司法院长赖浩敏指出,往后只要民众被「法院以外」任何机关逮捕、拘禁,例如:涉犯《入出国及移民法》而遭收容的外国人、因《精神卫生法》遭强制住院的民众等,不论是否因为有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本人或他人都可以用「书面或言词」声请提审,也就是要求见法官。

赖表示,《提审法》新制是「救急」的制度,让民众可以即时向逮捕、拘禁地的地方法院声请提审,且完全免费,若法院认为有提审必要,须在收到声请后24小时内发出「提审票」给逮捕、拘禁民众的警察或行政机关,而该机关收到「提审票」后24小时内,须将被逮捕、拘禁的民众提解交给法院,由法院审查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是否合法。

举例来说,发生于104年6月的Hydis关厂工人案,警察以其陈抗违反社维法为由裁罚后,立刻将人移交给移民署,欲于最短时间内将他强制出境。所幸义务律师早已有备而来,于第一时间就递出声请提审状,最终获得法院裁定释放。

无独有偶,再举着名的案件,发生于105年3月底的政大摇摇哥事件,当时台北市政府警察局文山第一分局警察、台北市政府卫生局及政大驻警队一同将摇摇哥强制送医,最后由新店简易庭裁定释放。上述这两件案件都有一个共通点,也就是并非基于犯罪嫌疑而进行逮捕、拘禁,而是因为行政机关本于职权有某些特殊考量,所以需要剥夺人民的身体自由,而如何给予人民有营救其身体自由的机会,这正是该次修正提审法的价值所在。

再回到近期网美「被同意」就医事件来看,「直呼我要见法官」可行吗?分析如下:

第一、有提审法之适用

据报所述:「陪同的警察却说,依法律规定,如果叶女与丈夫不愿就医,卫生局人员可以强制施打镇定剂送医,她们只有两种选择,其一是自行上救护车送医,其二是施打镇定剂强制送医,叶女说,她们担心卫生局施打药剂,只好『被迫同意』,自行上救护车。」,倘若报载叙事属实,则依据本法第1条修正理由第6点阐释,对于「逮捕」或「拘禁」之认定上,应就其实际剥夺人身(行动)自由之如何,予以观察,不得仅因发动公权力之名义为何而规避(参照释字392解释),是以,核本案之情形,透过压迫本人于非自由意识下所作出之决定,难认属于明确且理智下之同意就医,并使其需配合移送至医院,应属「逮捕」之範畴,而有提审法之适用。

第二、须践行告知得声请提审之义务

根据本法第2条之规定,执行拘捕机关应于逮捕当时告知原因、时间、地点及得依本法声请提审之意旨,且本案并无当场未能有效告知之情形,故不得迟至24小时内始告知。违反系争程序者,依据第11条规定,得科新台币十万元以下之罚金。

看到上述分析,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吗?是的,当执法人员未知觉其作为落入于提审法之适用上,应该要向人民告知可以声请提审的义务,否则容易被倾向认定为故意违反提审程序,将受十万元以下罚金之刑罚相绳。当公务员的人毕竟也是要养家活口的,如果因为执法而使自己遭受讼累,甚至是罚锾,后续可能还会有国家赔偿的问题,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本文期冀透过文章呈现的方式,希望对民众种下提审制度的法治种子,也期冀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应将人身自由这种至高无上的基本人权,看得很重要,让执法品质更加精緻细腻,以免不但未能达成行政目的,反而使自己落入刑事责任。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想想论坛(原文标题:遭法院以外机关逮捕?大呼「我要见法官」吧──近期「被同意」就医事件的反思)

责任编辑/林安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