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棒球、弊案,社会体质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07

台湾参加2008年的北京奥运,似乎不如吴伯伯所预期的「主场优势」。好不容易「八抢三」挤上奥运参赛末班列车的台湾棒球队,首场赢过荷兰后,其余场次都不尽理想,若非撑足前面局数、后段一泻千里;要不就是大量失分在前,纵然最后极力追赶,却也因最后一刻的怯场紧张而未竟全功。甚至,台湾队输给中国队,彷彿瞬间从亚洲三强,变成亚洲最「low」之态。

  奥运开赛之际,国内爆发陈水扁疑似洗钱风波,其虽不若「国球」般被全民拥戴,但至少象徵近20年来,台湾政治改革的一个重要阶段性代表人物;陈水扁倒下的意义,其实衍生更多的是关于「理念、金钱、公众参与及政治环境」的问题。但更令人担忧的是,那些紧咬着他不放的却多是保守人士,他们从来也只展现着「务实性」,甚且与利益团体走得更近,一切的一切,看似比阿扁优雅,实则比阿扁更加恶劣;然而,这些保守力量并不会被镁光灯聚焦,更不会在历史上被记上一帐。

 从棒球到陈水扁,看似无所关连,却是息息相扣;且隐藏的「基本问题」更是异曲同工。棒球的成绩让人担忧国球的未来,陈水扁事件则更令人愤慨,「民主」成就,难道仅仅换取一家之私吗?

  台湾的基层棒球训练极不扎实乃众所皆知。相较于日本、米国,他们奠基的工夫则相当「厚工」:透过每一行政区域来鼓励一定数量的学校组队,在成棒前先以启发选手打球的兴趣,并不强求名次,然后一级一级晋升,进而争取到地区代表权,然后再选出国家代表队。而台湾却是靠几个固定的「优良传统球队」来拣选人才,在未广设球队、广徵球员的情况下,往往埋没更多潜力选手;而更常见的是,年纪轻轻的大投手,竟在成年后就匆匆走入历史。但国际比赛的关键在于「心理素质」,先有「恐日症」的类似状态,就已输去一半;导致国际赛时,台湾队的阵容总是良莠不齐,只能期待「每次都要有一个新英雄」!

  输了就没人看,赢了就疯几个月的职棒,实在不健康。连「国球」都未能拥有良好的培育环境,更遑论其他体育项目?台湾的政治社会发展不也是如此?从小未有广泛的公共参与教育,讨论社会议题不能百无禁忌、历史真相不能碰触、理解政治要「客观中立」?不能有狭隘的意识型态?种种无形的綑绑,难怪成人后成为「公民」,对于让公共事务的理解与参与,依旧是很单向。遇到问题找民代、有投票就有希望、面临国内外困局只能靠一个英雄或一个模糊的符号等等的单一思维。

「政治人物」哪个没问题?今次欢呼XXX,谁知道明日会不会爆出什幺弊案?弊案出包后,难道就从此不再关心政治或公共事物?所以,与其期待一个「救世主」,不如以思考棒球运动观点来借镜,比如怎样整理一下「公共参与」的「场地」?进而将焦点置于人民参与公共事务的惯常性;或者把理想放在打造一个稳定坚实的阵容:「文官体系」,都比期待明星来得更好。陈水扁洗钱事件,似乎透露2000年的政党轮替作为政治改革运动的高峰,就像1992年,靠着巨棒、强投拿到前所未有的奥运棒球银牌,「因福得祸」,我们延缓、逃避去思考、解决「基本问题」。

「基本问题」在于,「代议政治」之外,关于打造一个坚实的社会,我们除了把焦点注目在政治人物,却未意识到如今的代议,只沦为跑红白帖及选民服务;而关于法案制定,众民代们为了选上,甘愿被地方势力或利益团体绑架,然后无能作为。

  「基本问题」在于,一个政府无法为人民的种种所需完全把关。我们常开玩笑说,台湾的政府在做财团的事,而NGO在做政府的事;若非经过各项评估后才做出的抉择,怎会有什幺东西「非要做不可」、「不做就会后悔」的口号?正如此选前告终的「苏花高」竟可轻易摇身一变成为「苏花替」,然后种种纷争再起。

「基本问题」在于,民主形式已然奠基,亦即不能再明目张胆剥夺人民发表意见的权利,但现今却仍可用「法律」来干扰人民意志。近日周锡玮县长宣示「即使违法也要做」的淡北快速道路,竟发生反对兴建民众只在路上发传单,竟被开罚单的事件,但声称「客观中立」的镇公所,却能在天桥、路边大方地挂起「支持兴建」的布条。

  这些「基本问题」无法被所谓的「政治人物」理性思考并加以聚集解决,于是,各种关心不同议题「社会运动」团体的重要性就出现了;一个可以推动进步的理念、改变社会体质、落实适切法案的社运团体,作为人民组织的集结点,重要性应该更要被确立及肯定。

就别让眼泪只留在五棵松球场罢!也别花费精力随着政治人物塑造的议题而忽悲忽喜。「基本问题」无法解决,这些表面成败都不会是偶然发生的单一事件。找到其背后所蕴藏的,彻底改造社会体质,才不会落入一次的国际比赛的输赢就定江山,或以为一次选举就能迎接新时代的空包陷阱。真正的新时代,就待你我更多的投入与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