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新新闻》美国民主党建制派靠通乌门救拜登也自救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06

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话纪录被流出,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宣布支持总统弹劾调查。弹劾案一下子成为美国政治的中心风暴。

通乌案对川普三个最大不利

弹劾案将围绕着川普在电话中施压乌克兰总统,要他去调查潜在总统竞争对手民主党拜登(Joe Biden),用以打压对手。如果属实,此事可以用叛国罪起诉,而附带的指控还可能包括妨碍司法公正、企图掩盖真相与不当销毁档案、受贿罪等等。川普方面除了指责国会猎巫,认为这是史上最大的谎言之外,还重新启动对前总统候选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电邮门」的调查,予以反制。

对弹劾案的分析可以从法律、政治和国际关係三个维度展开。

在法律上,目前消息还在不断流出,很难下断论川普的叛国罪是否成立。但与通俄案相比,通乌案对川普有三个最大不利:

第一,川普本人与泽伦斯基的直接对话被抓个正着。在通俄案中,川普虽然不断公开喊话要俄罗斯公开希拉蕊的证据,调查团队也找到大批证据,显示川普团队中人(包括川普的儿子)与俄罗斯人私下会面,但没有川普与俄罗斯人会面或电话、电邮密谈的纪录,缺乏直接的勾结证据,于是最终被川普「不知情」而推得一乾二净。而这次川普亲自要求泽伦斯基调查拜登,还要他与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及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联繫,川普难以再推脱不知情。

第二,在通俄案中,川普虽已是总统候选人,但未有公职还算平民,所以公众看来要求不应太高。而在通乌案中,川普已是总统,是美国权力最高的人,身分不同,公众的要求自然会提高,以防止总统滥权走向独裁。

重点在影响选情而非弹劾过关

第三,俄罗斯一直支持川普,也一直与美国建制派做对。独立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也不可能查到俄罗斯,要从俄罗斯方面找证据不容易。但乌克兰与美国政坛关係千丝万缕,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中的反川普派,都有很强的活动能量。泽伦斯基并非一面倒向川普,而且乌克兰其他政治势力和情报人员,也可能向反川派提供证据,不排除有来自乌克兰方面「一剑封喉」的证据出现。

对川普稍微有利的是:川普现在是总统,会为其要扣留、隐瞒、销毁证据提供一些便利;但川普和美国情报界的关係恶劣,白宫很难隐瞒信息,这次的事件就由一个临时调去白宫帮忙的中情局人员揭露。在民主党控制的国会紧盯下,扣留和隐瞒最多只能拖延时间,销毁证据更是重罪,一旦被揭发更加难以收场。
因此,从法律上,川普这次的弹劾危机不容易应对。

在政治上的维度则更加複杂。弹劾案的重要性不在于能否通过,而在于影响二○二○年的选举。

去年民主党夺回众议院,笔者已分析,这并非撑川普人士所言的无伤大局。在美国政治结构中,众议院做为人民的权力象徵,历来就是人民监督政府的工具,启动总统弹劾就是专属众议院的权力;参议院则是菁英把关的象徵,弹劾案要通过必须由参议院三分之二支持(六十七席)通过方可。

民主党面临双刃剑的抉择

以现时的参议院结构(共和党占五十三席、民主党和无党派占四十七席)而言,通过难度很大。即便有个别共和党参议员会「叛变」,要有二十人叛变才足以通过弹劾。但弹劾案即便不能最后通过,众议院启动调查程序也足以让川普非常麻烦,因为各种内幕都会在这个过程中被暴露出来,舆论影响也会愈来愈大。

可是展开弹劾案并非一定有助于让川普败选,弹劾是双刃剑,用得好可以打击对手,用得不好反而帮对手一把。
去年民主党夺回众议院之后,一众少壮派民主党议员力主立即就通俄案弹劾川普,可是裴洛西坚决不同意。其考虑的是,第一,弹劾本身难以在参议院通过;第二,如果理据不足,不能争取民意支持,就会有反效果,不利民主党赢回总统;第三,弹劾也会令川普製造受害者形象,巩固来自右翼的选票。

在这次通乌案中,民主党同样面临双刃剑的抉择。对民主党有利的是,通乌案中,川普把柄更多,更容易争取民情;不利的是,距离十一月只有一个月左右,传统上,大选前一年的十一月,被视为为期一年的大选正式开锣。
在此阶段,弹劾案成为政治焦点,对民主党候选人推出政纲,打一场正面选举非常不利,一个不小心,核心议题就会转到如何攻击川普上了。

一六年的选举,民主党最大失策就是负面选举,把力量集中在攻击川普,而忘记了宣传给国民的愿景。这和川普简明易懂的「美国至上」、「让美国再次伟大」成为鲜明对比。

新新闻》美国民主党建制派靠通乌门救拜登也自救裴洛西顶住民主党少壮派压力,在通乌案中决断出击。(AP)民主党内建制派与进步派的争斗

裴洛西做为政坛老手并非不懂这样的道理。她能顶住少壮派这么久的压力,却在通乌案中决断出击,除了她认为这次川普把柄多之外,很重要的因素是要维护同属建制派的拜登。

民主党目前分裂为两条路线。在○八年以希拉蕊为主的中间派和以欧巴马(Barack Obama)、裴洛西为主的左派,占据民主党的核心舞台。但在一六年,更左的进步派桑德斯(Bernie Sanders)崛起后,原先的左派已和中间派合流,成为新的中间派,或称「建制派」,拜登正是这条路线的代表。

一六年建制派在初选中打压进步派,随后又输掉大选,一时之间,进步派声势大盛。一八年国会选举中,进步派和更激进的社会主义派掀起了「蓝色浪潮」。虽然选举结果不如预期中理想,但在国会中依然足以挑战建制派,裴洛西几经辛苦,才赢回众议院发言人的位置。

现在民主党初选形成三头马车,建制派的拜登虽一直领先,但与进步派的桑德斯和华伦(Elizabeth Warren)支持度相差很小。值得注意的是,民主党初选是比例代表制,不是胜者全赢,因此,如果民意一直维持,这三人票数最终相差不远。即便拜登票数最高,到了明年七月全国大会时,很可能会出现进步派联合推出候选人,最后赢过拜登。

川普打电话给泽伦斯基,要他调查拜登「腐败」的证据,事涉拜登的儿子杭特(Hunter Biden)在乌克兰做生意,被乌克兰方面以行贿的罪名进行调查。这时担任副总统的拜登被指曾向乌克兰提供十亿美元的援助,以换取乌克兰解雇当时的基辅调查员索金(Victor Shokin)。

川普会转移压力到中、朝、伊朗?

翻查当年的报导,索金被解雇的主要原因是反腐败不力,而拜登也声称在此事件中并未有任何过失;但瓜田李下,拜登所为是否真的如此光明正大,也很难说。无论如何,拜登的丑闻无论真假,都一定会被右派媒体和网路发酵为「建制派的腐败」,对拜登打击必然很大。如果民主党建制派不出手以弹劾案救拜登,在初选中就会一败涂地。

在国际关係层次,川普如果形势不利,很可能会使出转移压力的招数,无论中国、朝鲜、伊朗等都有可能成为川普转移压力的工具,这需要在事件发展中进一步观察。

➤更多内容请看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