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张竞观点:每座墙都不只是一座墙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04

最近台湾社会因为许多校园设置所谓连侬墙,产生诸多纷争与冲突事件,有些同学问我对此有何看法,我通常就会反问这些同学,蓝侬墙与连侬墙有何不同,结果很多同学都不知道这些墙本身从何而来,对于透过某一座墙究竟要表达何种诉求,其实亦未曾深入理解。

不过还是有些同学愿意认真地寻找这些墙背后所具备故事,让自己不要沦为随波逐流无法独立思考人士,不必人云亦云随声附和他人观点;退伍后在大学校园执教,引导学生去发掘事实,鼓励学生独立认真思考,避免将自身思维强加于学生身上,这是高等教育工作者必须遵循道德信条。究竟面对这些连侬墙,要鼓励学生去探索那些值得理解之历史事实,我认为有下列各项值得参考:

首先是最早在1980年代初期,位于捷克首都布拉格修道院大广场,属于医院骑士团(Ordre des Hospitaliers)财产,被青年人涂满约翰蓝侬(John Lennon)风格涂鸦画作以及披头四(Beatles)乐团歌辞时,那时所要表达意义为何?那座墙面是否最初就是用来发表政治诉求,抑或是仅用来表达对于这位歌手所主张理念有所认同?而约翰蓝侬所要表达理念,其真谛又应如何解读?

张竞观点:每座墙都不只是一座墙布拉格蓝侬墙一隅,墙上画有约翰·蓝侬的头像,以及他创作的歌曲《Give Peace a Chance》的歌词「All we are saying is give peace a chance.」(摄于1993年,维维基百科)

1988年当捷克群众开始反抗由胡萨克主政之社会主义政府时,蓝侬墙是扮演着何种角色?在当时群众与当局抗争过程中,反覆清理与重新绘製过程中,蓝侬墙成为何种象徵符号?如今当观光客来到布拉格,再与捷克新世代青年人,重新站在那座仍然充满同样风格涂鸦蓝侬墙前时,又会如何看待这座墙?

同样问题亦可以用来检视2014年香港雨伞革命所出现之连侬墙,以及如今再现香港社区街头之同名连侬墙,儘管其样式不再具有约翰蓝侬原始涂鸦风格,但其所用英文名称却是完全相同,究竟这两波多座连侬墙为何要攀附使用同样名称,其所要诉求内涵又有那些异同,对于所有要讨论连侬墙与蓝侬墙是否具有呼应或启发作用,恐怕都必须严肃思考两者间,究竟能否产生连结关係?

张竞观点:每座墙都不只是一座墙香港连侬墙,市民传达抗议诉求。(AP)

其实在中国大陆社会主义体制下,1978年至1979年间,历史上被称为北京之春时期,北京西长安街和西单北大街交会处,西单体育场边也曾出现过宣扬政治自由与民主之西单民主墙,但最后是如何收场,这段历史对于要理解目前连侬墙来说,是否参考价值?当年在西单民主墙前活跃无比人士,最后又在何方?其理念是否仍然值得坚持与颂扬?

张竞观点:每座墙都不只是一座墙1978年北京的「西单民主墙」。

若是要讲起这些墙,在此就必须提醒,人类历史上几乎所有伟大文明,其实都要盖座墙来证明本身愚昧与畏惧。从罗马帝国君主哈德良在不列颠英格兰北部为防止皮克特人入侵建筑哈德良长城,到中国为防御北方匈奴入侵所建长城,东德所建构柏林围墙,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建围篱以及目前川普在美墨边界建立高墙,其实不仅是要达成其原始目的,更代表阻碍往来拒绝沟通,或是跨越这些墙正本清源解决问题心态;或许这就是以围墙来隔离威胁,却无法解决问题原因所在。

同样地,当我们去检视那些涂抹或是贴满政治诉求之各个墙面时,到底是否真正具有诚意沟通与解决歧见之胆识,抑或是仅止于情感发洩,但却未曾思考过,如何能够透过协商与妥协来处理分歧,这将是青年学子站在这些墙前,必须去扪心自问要回答的问题。

最后还是要提醒,所有这些用来表达政治诉求之墙面,假若是受到国家机器强烈支持,并且针对挑战这些墙面所提政治诉求人士,予以强力打压,甚至要积极排除其能够继续存在于这些墙面之前,会产生怎样结果?受到主政者所支持保障之言论,不就是获得政治正确之背书,那不就是完全丧失透过这些墙面,用来诉求政治异议之基本风格吗?

其实每座墙都不只是一面墙,这些墙面所要表达理念,是否显现出社会良知与公义,或仅是政治算计之工具,我们都无法立即获得答案。但是受到执政者透过国家工具所保障之政治诉求使用墙面,能够产生社会共鸣与历史地位可能性有多高,将是所有年轻朋友必须去思考之无情事实;而我身为师长或许能与您就此对话,但其实也没有真正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