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太明确的目标、做长期计画可能不再有用?读完这篇分析,帮你省下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03

所谓计画其实就是「预期一个结果,并筹备相关资源。」然而,从行动的开始到结果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也就是我们常听到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前阵子在社会学领域中看到了一个概念词:「非期然结果」,罗振宇也有在罗辑思维中将这个概念重新诠释分享。

我自己也很喜欢这种将许多现象提炼归纳的概念(物理对我来说也是这样才迷人),所以这次就来跟大家分享关于「计画」,以及为何「非期然结果」在我们现今社会中的影响越来越大。

许多重要创新,也是来自非期然结果

从医疗科技的抗生素、X光机、化疗药物,到农耕社会、活字印刷等等,都是在预期之外的产物。

抗生素的发现:一九二八年,英国科学家弗来明(Alexander Fleming)在培养细菌的过程中培养皿遭霉菌污染,意外发现在那一团霉菌的附近细菌都无法生长,由此推论那霉菌必然有杀菌的能力才能使细菌无法生长。经过研究才发现霉菌会製造一种成分来消灭细菌,这是不同生物间互相对抗以求生存的一种手段,这种由生物体(如霉菌)製造来对抗另一种生物(例如细菌)的物质就是「抗生素」,第一个被发现的抗生素就是盘尼西林。

X射线的发现:1895年德国物理学家,伦琴(Roentgen, Wilhelm Conrad)在研究阴极射线管中气体放电现像时,用一支嵌有两金属电极的密封玻璃管,在电极两端加上几万伏的高压电,用抽气机从玻璃管内抽出空气。为了遮住高压放电时的光线外泄,在玻璃管外面套上一层黑色纸板。他在暗室中进行这项实验时,偶然发现距离玻璃管两米远的地方,一块用铂氰化钡溶液浸洗过的纸板发出明亮的萤光。再进一步试验,用纸板、木板、衣服及厚约两千页的书,都遮挡不住这种荧光。更令人惊奇的是,当用手去拿这块发荧光的纸板时,竟在纸板上看到了手骨的影像。当时伦琴认定:这是一种人眼看不见、但能穿透物体的射线。因无法解释它的原理,不明它的性质,故借用了数学中代表未知数的「X」作为代号,称为「X射线」。此名一直延用至今。后人为纪念伦琴的这一伟大发现,又把它命名为伦琴射线。

社会是大型协作网络,随着网路越来越大

行为与环境的相互影响是必然,只是我们很难看到。当我们决定做一件事情,就是在协作网络中投入了一个变量(刺激),然而这个协作网络也一定会给予这个刺激反馈。随着网路的诞生,我们接收和提供资讯的门槛大幅度降低,资讯不只是流通而且还超量了,因此我们与彼此,甚至与环境的连结越来越大。

例如:过去是数百人分别投入一块小石子在日月潭中,所激起的涟漪影响,远远不及现在:数百万人一起投入石子所产生的涟漪。

然而,所有行动过程中产生的反馈往往无法预期,所以每个人所造成的影响与协作网络互相作用下,最终产生的结果就会与我们预期的目标产生差距。而当网路越庞大,非期然结果的性应就越严重。

意料之外的结果,是礼物也可能是炸弹

还记得摩尔定律说:「晶片的效能每十八个月就会增一倍,电脑的性能也应该增加一倍。」的确半导体行业大致按照摩尔定律发展了半个世纪多, 但我们却发现在事实上,电脑的速度却没有按照这规律变得超级快速,为什么?

「因为软体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複杂了。」

当硬体的效能提高后,研发软体的工程师也不断把软体设计的越来越精良,例如我们现在的游戏也越来越精緻,所需的效能也就越来越高。速度的确提升了,但所乘载的重量也越来越大了,所以我们从整体使用的体验来看,就不会有这么显着的感受差异。

只要有行动,就没有终点

能够制定计画,并根据计画来进行资源分配和协作,曾经是我们的最大优势,但随着我们的协作网路愈来愈大,做「大型规划的必要性」也就越来越低。

「小步快跑,快速迭代。」

另外,这个非期然结果的概念也正巧妙地诠释了,我在 2016 年提出的:「MAX 个人计画制订原则」

我当时说:「选择往往不是选择你所想要的,而是选择你所能承担的。」

加入非期然结果的概念,似乎可以变成:「结果往往不是你计画预期的,但去选择你所能承担的。」

到了最后我们会发现所有计画中的期待,会随着行动产生的涟漪与互相影响而无法意料。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也有可能是个全新的麻烦在等着你,这就是非期然结果的效应。

但如果我们不行动的话,一切都别谈了,往往只是沉浸在美好的预期与想像之中,甚至常常听到有人会在事后,配着失落惆怅的感觉说:「早知道那样做就好了。」

然而,现在的你会发现,往往没有「就好了」的概念,因为行动没有终点,除非你的世界只有自己一人。

关于计划制定

一开始讲到「计画」就是:「预期一个结果,并筹备相关资源。」然而,在你了解了非期然结果的概念后,你会知道现在的计画定义应变成:「预期一个结果、筹备相关资源,并且开始行动。」

目标不要太过清晰具体

在制订计划时,我们很常听到要配合着 SMART 原则:「具体、可衡量、可达成、相关性、时效性」(S=Specific、M=Measurable、A=Attainable、R=Relevant、T=Timely)

但一些企业或心理学研究发现,太清晰的目标至少会有以下副作用:可能让我们视野变窄,忽略视野(目标)之外的因素。(没达到就不满意,断了后路又毁了情绪)、可能让我们冒更大的风险,不择手段地追求目标的完成,从而导致潜在的危害。(很有行动力且积极的人)

最重要的是,目标有可能会损害我们做事的内在动机。(从本来想要达成,却因为上述两点开始因为情绪与风险开始胆怯)

有个德国有个心理实验是这样的:让两百多名中学生进行一个关于浮力物理实验,观察并总结规律,分为两批学生。

其中一批学生被设定了更详细、全面的目标,共有 14 项目标;另一批的目标没那么详细,只需要确定 3 组。实验发现:目标过多的学生,会完全聚焦于解决问题上,一旦达成了某项目标就会迅速进入下一项,对实验中学到的知识,并没有很好地记忆;而目标较少的学生,则能够把实验同时作为两个过程来看待:一个是解决问题;一个是学习。他们会使用两种策略来处理,学习效果更好,大脑认知负担反而更轻。

现在,你应该能理解如果真的有必须要制定长期目标,那么会建议最多就订:「三件事」,而不是更多件,是因为少量的目标可以解放我们的大脑,让我们更有探索性,更为弹性,让我们在行动时更为轻鬆,也更能应付非期然结果。

所以,如果某件事对你来说,唯一的意义就是结果本身,那你就去定下各种目标吧,通常会让你会更快、更準确地完成。

但如果这件事除了结果以外,你还希望能藉此累积些别的什么,设立过多的目标恐怕不是好事,反而侷限了视野, 不如试试少而抽象的目标。

知识点:「目标要少,抓住重点,解放大脑,让行动来说话」

面对某些问题,或者身处某些反聩时,没有明确清晰的目标也不见得是件坏事。总之,先接受迎面而来的非期然结果,再去改变与调整自身的计画,才是身处庞大协作网路中的计画制定关键因素。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载,原文连结:计划制定的误区?为什么长期的计画,已经不再可靠?

责任编辑/郭丹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