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01

在漫长影史中,华人动画有着独树一格的发展,也经历了许多波折。从抗战前后的上海动画厂成为亚洲之光、1980年代以降台湾宏广公司大量接单迪士尼公司的原画外包,一路到今日《大鱼海棠》《大圣归来》等话题长片的问世,都能见着许多华人动画师抱持着热情与梦,投入这个缤纷万象的影像领域。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雪舟》电影屏幕截图。(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在国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Savannah College of Arts and Design ,简称SCAD),两位华裔的动画人──导演苏镜澄与艺术总监端木紫薇,便展现了这些特质。2014年,他们共12人的团队,共同创作了6分钟的动画《雪舟》(Snow Boat),叙述一个男人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冰原,只有一座冰屋和一个繫着红围巾的雪人相陪。有天,他发现冰原正在融化解体,于是决定带着雪人离开,乘着冰船踏上一趟未知之旅。此片一举夺得SCAD的Achievement in Art Direction大奖与数个相关奖项,之后更在美国国内外十七个影像活动中放映,陆续取得了包含威斯特彻斯特影展(West Chester Film Festival)2015年的Nominated Best Animated Film奖在内的数个奖项的殊荣。

是什么样的契机,让这群动画人选择创作这样的一部动画?本文专访到《雪舟》的两位领导人──导演苏镜澄与艺术总监端木紫薇,让他们以职业创作者的身份,细谈对自己与对动画的诸多观点。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端木紫薇(左)和苏镜澄(右)。(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苏:

跟很多人ㄧ样,我也是看着宫崎骏和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长大的孩子,这是我踏上动画创作的契机。宫崎骏在故事里传递正面讯息以及他这样行为本身,让我景仰不已,可能的话,我也希望利用我的创作带给世界好的能量;这样说起来有点害臊也不切实际,但即使出了社会,我依旧一直期待会有成真的ㄧ天,这成了我的驱动力也是创作的慾望。

动画对有创作慾望的人来说非常吸引人,因为它集合了声音、影像以及各种可能性。相较于实拍(live action),动画是ㄧ种更能剔除多余符号的传播方法。我喜欢用影像工作者或是动画製片人(animation filmmaker)来形容自己,因为这份工作包含了完成作品所需要的每个环节。我喜欢替ㄧ个故事寻找各种适合甚至惊喜的符号(音乐、美术风格、製作媒材与发表媒介)组合,将看似无关的元素组合是件有趣且有成就感的事。因此,创作动画也就需要众人一起努力堆叠策划,才可能呈现出接近现实氛围的媒材。我与端木紫薇相识以来,就很喜欢她在美术创作方面的专业能力和认真态度,所以这次创作《雪舟》,我才邀请端木紫薇来操刀艺术总监。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苏镜澄(右二)讲解故事版。(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端:

我的爷爷和爸爸都很喜欢中国水墨画和书法,所以我从小也有对书法和国画有些涉猎及认识。小时候看到了当年上海美术製片厂出品的一系列水墨动画让我发现了一种新的传统纯艺术手法的可能性。后来我进了中央美术学院的动画系,但苦无机会去实现我心中长久以来想要尝试的方法。反而到了另一个文化圈之后可以让我放开手去实验。我平常经手较多工作其实是动画背景师和平面设计师,这一次受苏镜澄导演邀请担任了这部动画的艺术总监。作为一个学习了十多年绘画的人,终于可以把心中长久以来想要实现的梦想付诸实行也让我很兴奋。

作为将导演心中想法传达给观众,和领导视觉表现方向的人。我必须在艺术的理想和製片的现实之中来回拉扯,这给了我很多的冲击以及领会。尤其是在确立了影像风格之后还要确保所有组员都不会偏离我们的目标更是非常有挑战性。每个人的作画喜好各不相同,这让我在一开始非常烦恼要如何统一把握每个镜头的视觉连贯性。好在经过构思设计统一的技术流程后,影片最终达到了我们预期想要的效果。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端木紫薇製作3D贴图。(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苏:

端木紫薇对概念艺术(concept art)相当了解,也具备了短时间内掌握故事氛围的能力;本作几乎每个场景的手绘都是由紫微经手调整,她建立的风格正是这个故事所要的灵魂。

这种掌握是很重要的,因为它关係到动画如何让人观众有「现实」的感受。

动画常常被人误以为只是众多电影类型(genre)的其中ㄧ种, 奥斯卡金像奖也特别独立出动画这个项目,让大众觉得动画就像是给孩子给家庭看的ㄧ种卡通而已,需要跟大人在看的真实电影划分开来看待,其实大错特错。动画不是ㄧ种类别,而是ㄧ种表现方式,他可以是写实的纪录片、剧情片,可以是惊悚片,动作片,他与实拍的作品并没有题材上的绝对区别;因此,动画要如何营造出「现实」这种氛围,就是看导演如何定位他的故事与他的观众。

我目前看过最写实的动画剧情片是《安诺玛丽莎》。这是一部角色用戏偶呈现的长片,场景也是戏偶使用空间的大小,但整体的故事、角色的表情动作以及场景里真实的三维物品,却让这个世界充满了真实感,你会为角色在浴室里抹去镜子上的雾气的举动而惊叹,会为角色在外遇的发生时刻以及他在台上语无伦次的表现感到羞愧,我从未看过ㄧ部动画能如此揭露人性,并如此赤裸描述ㄧ名男子的内心障碍与他的外遇;即使我们知道演员是具戏偶(导演甚至也选择不后製修掉戏偶两眼之间清楚的模型缝隙),我们依旧被他的叙事给绑架,跟着「演员」掉入他遇见的中年危机并感到压迫。

动画与否并非问题,题材与表现手法的选择,才是影响ㄧ部影像作品能否让人感受到与现实世界相关的关键。如果ㄧ部改编自真人真事的黏土动画剧情片,跟ㄧ部演技浮夸的实拍喜剧相比,这两者哪ㄧ部才是贴近现实世界的氛围?我认为是前者。当然,这就需要众人的努力了。

端:

很同意镜澄的观点,很多人认为动画都是人“画”出来的,所以理所当然是不真实;而真人电影是演员演的,所以看起来比较真实。其实不然,无论动画或是真人电影,它需要真实或不真实感,都是取决于故事主题的需要。举例而言,《心机扫描》这部作品,是先採用了真人拍摄,然后才用电脑技术把它动画化的转描动画(rotoscoping),人物上无疑是最真实的表演,与真人电影一样。但是色彩,材质,场景变化都极其夸张,有独特的艺术绘画风格。完全真实的人物表演和极不真实的视觉效果製造了强烈的冲突感,但又非常符合作品主题的需要。《心机扫描》的男主角是一名深陷毒瘾的卧底探员,这种真实与不真实同时存在的状态正好表现了一个在药物作用下,有着双重身份的人物的内心。

同样的,《萤火虫之墓》描述的也是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普通百姓流离失所的状态,家破人亡的孤儿挣扎着想要活下去,相当写实的故事情节设定。其中有一个细节,主角兄妹俩逃难,哥哥背着年幼的妹妹跑,慌乱中妹妹失落了一只鞋。停下来休息时才发现,已经找不到了,哥哥说没关係我们再买一只,妹妹说“我有钱”,然后从领口掏出来藏在衣服里面的小钱包,哗啦一下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地上,除了几个铜板之外,都是花花绿绿的纽扣和小布袋。这样的细节是如此的真实而令人动容。小孩子没有金钱的概念,当然也不了解生活的残酷。虽然它的所有场景和人物都是画出来的,有着与现实世界不同的色彩和造型,但叙事的真实就是存在于这样的细节累积之中。

可以说,这些动画电影都是用不真实的画面强化了真实的精神和状态。所有这些真实感与不真实感都带给我同样的震撼。

戏内戏外皆是破冰之旅:《雪舟》的创作心路

苏:

动手创作《雪舟》的历程是很辛苦的。我们团队有约十二个人,製作时程却只有十週,因此每个人几乎都身兼数职,我除了担任导演,也担任配乐,也与团队ㄧ起参与了特效合成、故事改编、分镜绘製、少数2D3D动画、也建了少数的模型。

《雪舟》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团队组员Samantha Aguiar与父亲在美国北方家乡开船出航时的见闻,我们以此为故事原型,改编出现在的雏形。编修这个充满诗意的故事过程中,我脑海里出现了我喜爱的日本插画家 Yoh Shomei创造的意象:ㄧ条稳稳又静默的地平线将天与地分割,天上有ㄧ抹月光或是太阳,照耀着地上渺小孤单的人或是房子。这样冷寂与安静就是《雪舟》所需要的氛围。我将这些有些抽象的意念与端木紫薇讨论后,她结合了这种孤寂感与她的美术直觉,创作了ㄧ系列非常美丽的原画,这些原画奠定了整部片的调性与走向。2007年的英国动画《黑色姐妹花》(Pearce Sisters)也给了我们一些对美术的想法。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雪舟》电影概念设计图。(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端:

对我而言,最困难的创作环节就是开头,因为在什么都没有,只有故事梗概的时间摸索、寻找适合的美术风格,完全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我常常不是没有想法,而是想法太多,想要尝试各种美术风格。这个时候就需要把脑子裏的想法儘快勾勒出来,及时与导演沟通,经过讨论和思考,提炼出最準确的表达方式。幸好镜澄也是很有想法和才华导演,与她的讨论常常激发出许多创意妙想。

我的作法是这样:我听完苏导演的这些想法,便收集可能符合本片意境的所有相关图片(包括照片与绘画)得出我对于本片风格走向的见解,然后再向所有组员展示,一起讨论。几次讨论后,我开始画一些概念图,尝试过油画风格,儿童绘本风格,粉彩画风格等等。最后选出我们认为最适合故事的风格。当然,我也得要考虑到这种风格在我们的3D技术能力下的可行性,以及在我们美术人员有限的条件下能否按时间表完成,才开始进入实际创作。所以我们在极有限的时间内进行了非常高压的反覆调整过程。

苏:

我以前都是一个人完成作品,首次担任整个团队的导演,学到了许多东西,例如传达想像。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团队工作中,头脑风暴。(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团队成员要帮助导演具体实现想像,但想像是抽象没有形体的,因此我必须想尽办法传递出清楚的讯息,利用口说、文字、图片、涂鸦、动态脚本、声音等任何可以让团队了解的方式去进行他们的工作。有时我未必有最正确的答案,这时也须仰赖与团队ㄧ同讨论,而不是丢出「我就是要这样做」就好。

举个例子,我希望这部片能有独特的手绘材质感,因此需要大量的2D素材与3D素模的合成,组员们理解之后,便开始想办法製造出这种效果。但是二维影像的优点在三维里时常都是令人头痛的问题点,包括角色设计如何合理的转换成三维又要保持二维的魅力,这两者需要拿捏,时常是需要捨弃某些东西,角色的脚掌太细小在三维世界没有说服力,只好让脚掌变大些。除了角色身上的衣服是直接在3D软体内上2D手绘感材质,其他所有的场景物件,天与地,都是事后在After Effects里合成。我与组员Emely共同研究在后製软体内如何堆叠紫薇的手绘与3D物件,才能达到好看的效果。

端:

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被它深深的吸引了。一个孤独的与世隔绝的男人和他的雪人,如此简单的设定却如此美丽而深刻,这个男人在冰原裏的孤独和在大海中的挣扎,不正是我们每个人在人生和社会的海洋里时常感受到的孤独和挣扎吗?我很珍惜可以製作这样一个深入灵魂的好故事的机会,苏导演也给了我很大的信任和鼓励。作为艺术总监,为了不辜负这样的好故事和导演的信任,我也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我参与了所有与视觉效果有关的製作过程,除了设定整部片子的美术风格,画概念图之外,我还要与人物设计、道具设计讨论修改、与3D layout人员一起把每个镜头的layout做出来导出图片、绘製人物的3D贴图给3D 人员用在MAYA、与后期合成的人员一起调整整体效果等等,还要负责即时与导演沟通,确保我们的想法一致。由于组内只有三个2D美术人员,所以我也做了大量的背景绘製工作,这点在前面已经提及。

苏:

《雪舟》讲述的是ㄧ个男人内心创造了外在冷酷的世界,如何呈现出现实与内心的不安交融的状态,是非常关键的,这点端木紫薇做的很好,替《雪舟》製造出了我们需要的风格。例如关键的意象大海,我们在製作海洋时尝试了不同的方法,刚开始希望利用Maya来运算海洋动态,但发现效果实在是过于机械化,完全没有手绘感的灵气,因此退而求其次,请紫薇在photoshop画出海洋的质感,有些波浪甚至是分成不同针格,我和Emely再汇入After Effects合成,利用morph或是distort(变形)製造出有点诡异的海洋动态。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雪舟》电影概念设计图。(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端:

美术方面我参考了很多表现大海的油画,不过并没有特别局限于哪一位艺术家。我试图通过画面来传达男主角所面对的潜在危机和内心的不安,所以我想到了德国表现主义电影大师罗伯特威恩(Robert Wiene)的作品,带给我很大的启发。在片中,男主角趴在桌子上睡醒的早上,眼前是融化剩一半的杯子,歪歪的桌子,上方歪斜的几道锥形光打下来,背景的墻虽然有冰雪的透明感,但是布满杂乱的尖角形状与纹理,整体会给人一种清冷,不安定的气氛。这就是表达故事要的孤独感。美术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一个影片所有的元素都是只要服务于一个中心,那就是故事。所以怎样能够讲好这个关于孤独的故事决定了我们艺术人员怎样选择视觉元素。

苏:

《雪舟》的故事以破冰与航海之旅为主轴.这趟旅程其实跟一个动画团队的运作非常像。导演和製片就像船长,需要决定一个明确的航行目的地与抵达的时间点,过程会遇到各种海相,船长必须随时留意各种情况做出调整,也要懂得分配船上的人力,有时甚至协调船员间的冲突。船长的作风因人而异,有些人倾向威权式或独裁式领导,但我自己喜欢的方式是确保船上的人都相信我们即将抵达美好的目的地,营造「大家一起努力!我们可以的!」的氛围。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雪舟》电影概念设计图。(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结果有了回报。在《雪舟》创作进入第十週时,我们在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校内举办了ㄧ个播放会,《雪舟》那时其实还尚未完成,我有些懊恼,我对于作品还没有完成而要给别人看这件事觉得很不自在,播放时我还预期接下来要接受观众一长串地质问。结果大出意料,播完后,所有人都大声欢呼鼓掌,教授与学生跑来跟我握手表示他们没有看过这个课程在十週内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而且美极了!我当下惊讶多于高兴,不断地说谢谢我们一定要再把它修好并参加影展。然后拥抱了团队里的每ㄧ个人并感谢他们,特别是端木紫薇,没有她令人惊喜又美丽的手绘,《雪舟》真的不会成形!

我们之后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远距离工作,把《雪舟》修改完成,然后用完成版的影片参加校内的毕业展竞赛,得到了五项提名两项得奖。之后也陆续参加美国、匈牙利等国内外14间影展,得到了最佳学生动画片奖以及观众票选奖奖项。

华人动画的未来与展望

苏:

惭愧地说,我对于华人圈的原创动画所知不多。以台湾而言,原创动画生存不易,原创动画的身影少之又少,只有王尉修导演的《七点半的太空人》动画短片让我印象深刻也佩服万分;中国大陆前阵子则有ㄧ部《大鱼海棠》的预告片有吸引我的目光,不过我还没有机会看到全片。

端:

《大鱼海棠》确实是华人圈去年被讨论最多的动画,前年则是《大圣归来》。在我看来,《大鱼海棠》的美术设计确实细緻,不论在人物或是场景都为之后的影片美术设计立下了标準。而《大圣归来》的美术设计在转化为3D表现时也确实保留了当初设计的特色,且设计人员在过程之中并没有被传统的孙悟空形象,不论是电视剧或是早期的水墨动画或是传统国画的传统所侷限,并且在美日两大动画风格之下试图走出不同于两者的新路线,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可惜的是大圣的一些配角角色的设计没有统一,还有就是由于製作团队的不稳定造成一些镜头水準不一。但这是进步的必经之路。我个人还很喜欢《十万个冷笑话》的电影版,看得出来导演讲故事的能力和掌握节奏的功底,画面上有时候会配合故事刻意粗製滥造,是一部很聪明的作品。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团队工作中。(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台湾方面,我喜欢「台湾吧」以及一些有高辨识度的动画,还有之前一起合作的台湾导演纪柏舟的作品。纪导演的作品虽然在视觉上不是非常华丽的风格,但是他能将自己文艺清新的画风和充满人性思考的故事配合的天衣无缝。他的作品让人在反覆观赏之后会被深深地打动,看似清淡的画面却让人回味无穷。此外记导演的工作态度更让人钦佩。在前期设计之时就会与画家充分沟通,确保双方都能够理解作品方向及要求之后才会开始工作,并且还会亲切地提醒你的作品可能会因为要配合影片的风格而被部分的修改。而且纪导演本身也是艺术家出身,使得他会更加注意到美术工作人员的心情,并且可以用同样的角度去下达指示,更让人感觉到他的细心。

苏:

部分台湾动画公司曾试图打造长片,但最后都是被批评声浪给淹没,虽然替他们的努力感到可惜,但同时也不得不加入评论。台湾还没有在动画这个领域里找到独特性,我们非常没有安全感,总是想学习美国传统迪士尼的表现手法来说故事,或是创造如日本吉祥物般可爱逗趣的角色,但常常是表演三分有,内涵却缺席的情形。

我想,自信心是我们目前缺乏的东西。我们太想依循着美国或日本主流的风格创作出「属于台湾的东西」,然而这个出发点本身就已迷失方向了。即使我们有好的人才、好的技术,我们将他人的优点学起来,却没有自信相信可以创造突破。我自己在创作时也有同样的情形,遇到卡关的情形时,会思考着华人心底似乎就是崇洋媚外,容易贬低自己的能力与价值,甚至自己的文化认同程度。

华人动画的破冰之旅《雪舟》创作团队:从水墨书法中找灵感团队讨论写的白板。(大夏数位传播提供)

端:

是的。不过,相信在经过时间以及经验的累积之后,两岸三地的华人动画界可以培养出自我的风格而不是像现在过度追求技术的突破.。那时华人动画圈将会出现新的标竿影片,并且让人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