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人权公约,废除死刑的新契机?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4-29

死刑存废的争议在台湾已有一段时间,虽然在法务部所做的调查中,有约四分之三的民众仍认为死刑不应废除,但台湾从2006年开始,也已经4年没有执行过死刑。在陈水扁主政时期,政策方向是逐步废除;马英九上台后,在3月批准了「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当中第6条明定「在未废除死刑的国家,判处死刑只能是作为对最严重的罪行的惩罚」。对于废除死刑推动联盟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并于今(1)日邀请支持死刑废除的专家学者,举办一场座谈会。

「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在世界人权宣言的基础上制定的,目前包括施行法在内都已在立法院通过,法务部应在两年内检讨所有与公约相牴触的法条。废死盟执行长林欣怡指出,可能导致死刑的部分目前一共有52条,其中只有20条和侵害生命有关;法务部的检讨至少应做到,对杀人以外的罪行,不应判处死刑。

中央研究院法律所研究员廖福特具体地建议,虽然台湾已经有4年没有执行死刑,但这是一个政治力量的恐怖平衡,随时有可能被打破,如果政府真的有心,应该是将不执行死刑法制化。他还补充,此项国际公约是1966年的文件,虽然有废除死刑的倾向,但仍有所保留;在1989年的第二议定书中,已明定要废除死刑,这是台湾政府该努力的方向。

对于没有死刑后,要以什幺样的处罚替代,或许最容易被台湾民众接受的是「终生监禁,且不得假释」,目前在英国就是这样的方式,而在这样的前提下,就有超过一半的台湾民众同意废除死刑。辅大法律系副教授吴志光认为,即使这看来是一条比较容易的道路,但他觉得不妥;他举《监狱行刑法》开宗明义说「徒刑、拘役之执行,以使受刑人改悔向上,适于社会生活为目的。」终生监禁根本上否定了监禁的目的。

司法改革基金会董事李念祖则怀疑,死刑是一种战争的延续,它在思维上是对抗敌人、而非破坏社会秩序的公民;废除死刑的更进一步就是消弭战争,因为当士兵拒绝上战场时,不会面临死刑的威胁。他也指出台湾社会长期缺乏讨论,去年底的「应否废除死刑」公民会议是一个很好的尝试,虽然没有得出共识,但一些原本支持保留死刑的人,在接受足够的资讯下,会有新的想法。

不过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认为,死刑存废在台湾,不需要辩论,也不用统计犯罪率会不会提高,而是「奇摩挤」的问题;台湾很奇怪,就算不执行死刑,法官还是在判,因为台湾社会需要死刑,死刑受刑人的存在,让台湾人安心。他提出一个「以暴制暴」的方法,把死刑执行的过程完整公开,让人眼见绞刑的人「吊着30公斤的沙袋,脖子在第一时间没扭断,脊椎因此从肉里穿出,手脚蠕动着,因为还没死全,有人必须去把他的脖子扭断。」

废死盟在去年11月,曾召开一场「死刑存废的新思维」的研讨会,并特别邀请德国的专家来交流。德国从1949年开始就废除死刑,在社会安全、狱政、被害者保护方面都有许多经验可供台湾思考;不过,台湾和德国的社会条件究竟不同,协办研讨会的德国在台协会副处长柯彼特(Pit Koehler)表示,德国当时有一个背景是,二战时期死刑被大规模地滥用。

人权公约,废除死刑的新契机? 研讨会的论文收集在废死盟的新书「死刑存废的新思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