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会员

马凯与他的破碎风景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4-20

马凯与他的破碎风景
图/本报系资料照片

经济学家马凯日前在联合报上发表一篇《美丽的风景破碎了?》谈品德教育的问题。我看到网路上有不少吐槽他的说法,有人认为经济学家有什幺资格对伦理学说三道四。虽然我要批判他这篇文章,但也要提醒的是,第一个近代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其实就是伦理学教授,所以经济学是和伦理学有点关係的。

不过马凯的这篇文章并不是什幺经济学,严格来说只是一种描述伦理学的观察,而且错误百出。

先谈谈基本上还算正确的论述。他引用来自陆客的「俗谚」:「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有慈悲、热情,善良等特质,并且认为这些特质来自宗教等传统文化。这倒没啥错误,相对其他民族,至少相对一大部份的大陆仔,台湾人的普遍人格特质的确在这些方面有点优势,这优势也八成来自于各种文化传统。

接下来他就跳tone了。他先提到318以来,年轻人乱骂乱讲话,甚至「一连串年轻人泯灭人性的杀人事件」(一连串?),还有达官贵人学界「贿乱」之事一堆,媒体品质低下,所以「这又是品格教育偏差的结果。」

这当然是很烂的推论,我先将之定名为「烂推论一」,等下再回来分析。

他接着又提到现在伦理书很多,品德教育课程也多,但读越多的越坏。他认为问题在于:1.去中国化,大家不读经典啦!2.学外来文化没学到好的只学到坏的。3.礼义廉耻大家只是讲讲,不知道那是啥。所以要从日常生活改善,怎幺做呢?就是找五十种中西最好又明确的品格规範,一週练一个,应该就能有所成就啦。

我将上面这段定名为「烂推论二」。下面就来谈谈我的看法。

...

首先先来看「烂推论一」,我想马凯是个知名经济学家,应该不至于逻辑能力不好,但这篇文章却充满基本逻辑错误。「有任何一点社会科学常识的人」应该都会知道,「青少年犯罪率」和「官员贪贿程度」,是不能用个人「感觉」来决定的。虽然我没看到数据,因为数据应该还没做出来,但我从过去的数据推论,今年度第二季三十岁以下犯罪率,应该不会比第一季高多少。官员贪污呢?我想这个数据更不会有突发的变动,因为这些都是结构性问题。

马凯凭自己的感觉,感觉318以后学生开始乱骂人啦(所以去年陈为廷不礼貌事件其实还蛮礼貌的??),感觉发生「一连串」杀人事件啦!都是「感觉」。我称这种逻辑谬误为「阿伯感觉谬误」,这种谬误是「感觉现在社会变得好乱喔!好可怕!这一定是……」但其实社会根本就差没多少。如果你要讲社会确实发生变化,那经济学家,请你拿出数据,不要用你阿伯的直觉。我家附近的公园阿伯也直觉赵藤雄三天内就会放出来,但赵老头现在好像还在里面。

所以「烂推论一」并没有告诉我们什幺。就算台湾社会在318之后确实发生一些变化,但从量化的角度看,还没有足够的数据,质性角度呢?我不「觉得」(你「觉得」,我也要「觉得」)社会学家会提出什幺负面的看法,他们都罢课跑去现场,怎幺会给负评咧。

郑捷事件的真正成因也还不明,硬说这和「一连串」(?)的杀人有共同成因,和网路推文说也要去砍人的白目是共同成因,根本就是逻辑天才。这种天才逻辑大概也会证成「马凯和马英九因为都姓马,所以他们应该是兄弟。」这种天才结论。

再来看看「烂推论二」。「烂推论二」有三个归因,都是要证成台湾现在品格败坏。我们就假设台湾人品格真的败坏好了。那这三个归因成立吗?

先看到「归因1」,台湾人去中国化不读古书。台湾慢慢不读经典,不是去中国化造成的,是因为教改,在课本垃圾减量的过程中所造成。而且读古代经典,不见得就会内化成道德动力,朱熹就是个例子。

至于「归因2」,台湾人学外国没学到好只学到坏。那外国的什幺是好?好在哪?外国的坏又是什幺?外国人会尊重成年人的完整道德人格权,不会随意指「年轻人不懂」,这个要学吗?国外没有孝顺喔,因为认为父母也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这要学吗?

至于「归因3」,一般人不懂礼义廉耻是啥。这点基本上没错,不过博学的人就知道礼义廉耻是啥吗?这我就真的要XD一下了。博学的人应该是「更不清楚」礼义廉耻是啥,因为他会发现事情不是笨人想的那幺简单,他知道的,就是「自己其实也不太清楚答案」这件事。

至于马凯的品格教育方法,老实说,我看了是噗嗤一笑。这不就是小学的每週德目吗?写在黑板上边边的那种。有用吗?怎幺做?这週是「孝顺父母」,怎幺做?回家帮父母搥搥背?下週是「效忠国家」,怎幺做?跳忠字舞吗?去总统府前大喊中华民国万岁?

知道怎幺做的话,人家早做了,会等你讲喔!

...

接下来我要谈我个人的看法。马凯全文的谬误在于他认为台湾道德现况变差,凭的只是他的感觉,然后硬去生了理由,又硬找了个解决方案。如果我认为台湾道德现况并没有变差,反而是变好呢?

你可以「感觉」,阿我就不行「感觉」吗?我就来谈我的「感觉」。

我过去上课常抱怨现在的学生都是嘴砲,我们当年读大学吃饭到一半还会有同学跳上桌演讲,讲完就带一票人出去大干一场。结果318之后,我的学生真的跑出去了,而且做事情的效率、成果都比我们当年好,我看到他们的表现,反而觉得当年的我们有够丢脸,嘴砲又办事不牢。所以这样是变差还是变好?

在过去的时代,社会之乱、贪污之恶难以被公知,因为媒体被控制,司法受到影响。现在媒体竞争激烈,不受控制,所以你可以看到社会的乱、贪污之恶。

我只要你思考一个问题:三十年前,蒋家的鹰犬把你狠捅、强暴,你觉得有办法让社会公知,获得司法正义审判吗?

现在?现在马英九的鹰犬还没怎样,只要站出来说两三个字就会被干爆了,如果真做了什幺乱捅乱姦的事,我看又要围城水车大战了。这样很不好?还是相对三十年前要好?

你当然可以「感觉」过去比较好,但我的「感觉」是现在比较好。

年轻人变好了,开始关心国家,会做事情,他们的眼神变得踏实有力,知道改造社会必须自己动手。他们放下个人的赚钱大计,为公共事务伤神,我认为这才是真正品格良善者应为之事。那老人呢?

自认品格比年轻人好的老人呢?你们在「控制」社会的漫长时光里,又做了什幺品格良善者应为之事?过去权贵搞一堆狗屁事的时代,你们在干嘛?或者你们就是「权贵」?

你们会「觉得」现在社会乱,「怕怕」,是因为年轻人已经发现,要改造社会,「必须动到老人」。

到底什幺是品格教育?

真正的品格教育是发生在社会实践活动之中,我们藉此追求卓越,探寻生命的幸福定义。要亲自经历过这些社会实践活动,才会知道那是什幺,别以为年纪大了,就可以当至圣先师;我看过太多的「至圣先师」,他们满口道德,其实只是想阻止年轻人寻找自己的幸福而已。

破碎的才不是风景,破碎的是那些「过太爽」的人心吧。

编按:本文由作者授权转载,原刊于人渣文本 Ninjia Text